Wednesday, November 23, 2011

寓言故事九之豪牛传奇

有一天,一只来自天竺大陆的神牛遇见了一只来自番薯山的豪牛,两牛英牛重英牛,便开始哞哞哞地交谈起来。
神牛:“你好,我是来自天竺大陆的神牛。看兄台气宇轩昂、气质不凡、气吞山河的模样,在下实在是仰慕非常,所以斗胆前来交个朋友。”
豪牛:“你好,我是来自番薯山的豪牛。我听说天竺大陆的牛都是皇亲国戚,地位比人类还高,今日一见,唉,还是见面不如闻名啊!”
神牛:“豪牛兄此言怎解?”
豪牛:“你在天竺大陆生活时住哪里?”
神牛:“牛当然住牛棚!我的牛棚可大了……”
豪牛:“行了行了,那种满是杂草、日晒雨淋的地方岂是我们牛住的地方?给人类的贱民住就差不多!”
神牛:“吓?那你住在哪里?”
豪牛:“我住一个月月租过万的豪华公寓咯。本来我是要住独立式豪宅的,我家那只母的爱热闹,觉得独立式豪宅太孤独,只好将就点住公寓罢了。”
神牛:“哇,豪牛兄果然豪气!”
豪牛:“哼,这不过是小事而已。你平时吃什么?”
神牛:“呃,我们国土之内什么都可以吃啊,有时我到菜市吃水果,有时人们会买煎饼给我吃……”
豪牛:“哼,那些东西也配得上我们的胃么?我至少要啤酒、牛奶和顶级稻草才能勉强凑合着吃!”
神牛:“那岂不是与那红太阳岛的‘和牛’一样的待遇了?”
豪牛:“当然!我听说那些和牛还找了专人替他们按摩,还要听古典音乐来散步,我们番薯山岂可示弱?所以我也命令人类替我按摩和安排了国家管弦乐队随时效命,在我想要散步的时候就马上现场奏乐。”
神牛:“那……那也太夸张了吧!番薯山真的那么富有?”
豪牛:“这算什么?两亿五千万我说要就要,只要没付完贷款给我,我一辈子都不用还。要是真的不够,那就叫我们的森林大王烂吉去那些贱民处搜刮来咯!最近不是有一班小山猪被我们折磨得死去活来嘛!”
神牛:“哦?愿闻其详。”
豪牛:“那班小山猪是猪寮里的教书先生啦,但还不算是正式的。拿它们开刀最好不过了,数量又少又怕死。我叫管教书部门的把它们的薪水、公积金、花红、假期等等所有能减的福利全都减了,让它们工作多工钱少,等它们熬不住了自然就会走了,那就省下一大笔钱可以继续供我挥霍了。”
神牛:“啊?你们的森林大王这样都肯啊?它不是应该照顾你们山里的居民的吗?”
豪牛:“哼,照顾?在番薯山我们大完!谁敢得罪我们?烂吉最近还提呈了一项新法令,让那些想抗议示威的贱民死路一条!那叫什么法令来着?叫……叫……啊,对了,叫《非法示威罚令》!等这法令通过后,那些贱民只有被我们踩在脚下的份儿!”
神牛:“你们这样,不怕森林大选的时候被推下台?”
豪牛:“不会啦,到时我们还有很多招数的,我们可以买票的嘛,有些贱民的票很便宜的。我们还引进了外地的居民,给它们番薯山的山民证就可以了,容易到死。最重要的是,选举官都是我们的人,整场球赛从球证、裁判、观众都是我们的人,谁够我们玩!”
神牛:“哇,你们的国家真棒!我也要移民来你们的国家了!”
豪牛:“你?你不可以!”
神牛:“为什么?”
豪牛:“因为你知道的太多了。”
说完,豪牛转身就走,旁边跑出两只猴子把神牛五花大绑,神牛最后看到的,是被塞进自己嘴巴里的“丙四炸弹”。

3 comments:

jb said...

果然是当红炸子‘牛’,鸡鸡请靠边站。

MH said...

我不知道你写的时候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但我看时是一种很悲哀到很想流泪的感觉!如此下去,人民根本一点反击力量的本钱都没有,任由宰割,除非我们学茉莉花开般要以血来写历史!

i am mood in fucker government said...

少林足球里謝賢說什麼球證都是它的人,最後結果都是輸,現實生活中只有(貪)官迫民反,等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