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November 8, 2011

别再抱怨政府了,要不大家都当农夫去了

首先,我必须非常强调,我非常尊重农夫这个行业。无论是菜农、稻农、花农、牛农、猪农、鸡农还是其他任何种类的农夫都好,我非常尊重他们对人类作出的贡献。
可是,就算农夫这个行业有多伟大,不是每个人都想当农夫的。
农业与农基部长不堪民联议员再三指责,放话挑战民联议员去当牛农,以证明他们有本事产牛。
我记得不久前我们的贸消部副部长陈莲花才说过这样的一番话:“百物涨价免不了,人民应该靠自己,不应该上街示威,在家种菜养鸡更好。”
你看你看,抗议什么?我们要抗议之前,请先掂掂自己的能力——我们是不是真的有能力当农夫啊?不是的话我们抗议什么啊?
我相信我国伟大的政府早就洞悉了世界未来的走向,必定会面对粮食短缺的问题,而我们这些好吃懒做的人民肯定是不肯当农夫的,因此,当莎丽扎的家人义不容辞地表示愿意扛下养牛计划这个“吃力不讨好”的“重担”的时候,政府简直就是感动得热泪盈眶啊!虽然莎丽扎一家人根本就不是做农夫的料,不要紧,国家有的是钱!可以随便发放两亿的贷款,慢慢还不要紧(做不起来没钱还也不要紧)!做得很累吗?不要紧,拿些钱去外国散散心!这些只会说不会做的民联议员和不听话的人民,他们根本不明白政府的苦心!
我在博特拉大学读中文系的时候,除了读中文,还要拿很多奇怪的科目,比如说颠倒国家历史的种族关系课、不知所谓(不是说这个科目不知所谓,是我不知这科目到底是在讲什么的)的高级马来文、妖魔化西方的回教与亚洲文明等等,其中最令我感到丈八金刚摸不着脑袋的科目是“农业与人类”。院方的解释是,由于博特拉大学的前身是农业大学,因此就读博大的学生都应该对农业有些许的基本认识。因此,不管你是读语文的、太空的、商业的、媒体的甚至电脑科技的,都必须修读这一门课。当时其实全班的学生都不知道那个讲师到底在教什么,那堂课也常常因故取消,莫名其妙就忽然考试了——自然几乎全班都不会,讲师甚至在考试中途离场,让助手分发答案给我们抄——我想讲师也是很无奈的。现在回想起来,还是我们的大学有见地啊!知道我们以后若是对国阵政府不满,就有很大可能要被逼去当农夫,因此用心良苦让我们先对农业有所了解……是我们白费了大学的苦心!
不过,若是以贸消部副部长和农业部长的逻辑来看,我们投诉国家养牛中心就应该自己去当牛农,那我们投诉首相,是不是就应该换我们做首相看看?我们投诉执政党,是不是应该就换我们做执政党看看?
那看来我们要投诉多一点了。

3 comments:

i am mood in fucker government said...

污桶那一樣計劃不是A錢的?給我知道,好嗎?

jb said...

番薯国的大学真是未雨绸缪呀!大学毕业找不到工作还可以去务农啊!妙极!妙极!

馬蓋 said...

不善經營的養牛場計劃已經千疮百孔﹐變成另一個只會把人民的納稅錢吞噬的無底大黑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