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ly 25, 2011

向生物识别系统say NO!

有一个笑话是这样的:“美国宇航员多年来因为钢笔无法在太空中使用而烦恼,于是政府便花了好几百万,费时好几年来研究了一种无重力钢笔。当他们四处炫耀这支神奇的无重力钢笔时,才发现苏联宇航员一直都用铅笔。”
还有另一个笑话是这样的:“马来西亚大选一直都被幽灵选民的问题困扰,于是政府便花了好几百万,费时好几年来研究了一个生物识别系统来辨识幽灵选民。当他们到处炫耀这个系统的先进时,才发现其他国家(不管先进与否)都用点墨制。”
虽然以上两则只是笑话,但马来西亚这个笑话所带来的后果可就严重了。
这个生物识别系统据说是用来核对选民的身份的一种“超先进”方法。支持派认为,有了它,就可以一劳永逸地解决幽灵选民的问题,通过电脑比对身份证上的资料和选民的指纹,就可以完全核实选民的身份。
我只有几个问题想问:
1. 万一投票当日,我的身份证无法显示我的资料呢?我还有没有资格投票?(我有一个朋友,连续两次因为身份证晶卡失灵而无法显示资料,问题是,他那两张身份证都是新的,也就是说,有问题——换了,新的还是出问题。)
2. 负责使用此系统的选委会正是之前负责核实选民的同一批人。他们的中立立场真的可以信任吗?若之前他们都能让很明显不是身份证持有人的幽灵选民入场投票,现在凭什么要我相信他们不会让指纹不通过的幽灵选民入场?
3. 如何可以保证此“电子系统”不会出现电子系统常出现的问题?比如遭骇客入侵、资料被篡改、电脑当机等等。(别说电子系统,我国最流行的问题就是计票时计票中心总是会在最关键的那几分钟停电。)
其实还有很多问题,比如说这个系统的承包商是谁?A了多少钱?但这些不是现在讨论的重点。我实在是不明白,除了那个“不合时宜”的可笑理由,政府能不能举出放弃又便宜、又一目了然的点墨制而选择此又贵、又不保险(甚至会产生更多问题)之系统的理由?
我进大学的第一年,大学开始了电子投票系统。这个系统一推行,原本历年来在校园选举所向披靡的亲学生派全部输到扑街,而且往后的几年也完全没有翻身之地。大学其实就是国家的缩影,在大学实行的系统,就是要有一天在国家实行——我敢大胆推断:生物识别系统的推行,根本就是为了往后实行电子投票的最终目的!
有了电子投票,根本就不需要投票了,你要几票?我做给你——反正主机在我手上。

7 comments:

雪山锺某 said...

我的IC换了两次还是失灵,来届大选不必投票了:P

moot said...

Get your fact right. 你说的第一个笑话是不折不扣的城市神话。 在太空舱里头是不能用使用铅笔。 NASA space pen 告诉你为何。

如果你真要举例的话, 提倡自由软件的Richard Stalman(他可是电脑界的天才) 就举了非常重要的例子, 使用电脑投票,里头根本没有实质的纸张记录来事后作稽查(Audit). 还有谷歌和维基 Electronic voting 里头,有更多举案。

thepplway求真 said...

借来,不,太赞的分析了我来抢你的!

天妃 said...

谢谢moot的评语,我在写的时候也有找了一下资料,不过由于第一个想到的笑话是那个,所以还是用了,因为我想到反正只是一个引子,所以有在后面说明了是一个笑话。我还以为不会有人注重那个笑话...哈哈,写文章还是不可以太偷懒。
我不是要举例,只是要以一个轻松的开头带出我要说的重点。在太空舱不是不可以使用铅笔,不然以前就不会用咯,只是使用铅笔的话笔芯断了很麻烦,因为会到处飞,可能会飞进宇航员的七孔或损坏太空船的仪器,还有就是铅笔在纯氧的环境中很容易燃烧。
虽然这不是重点,但还是很谢谢moot提出意见,我以后写文章会再勤劳一点找适合的例子的了...

LIFE IS GOOD said...

鄭丁賢糗大了!你的文章发布于25th July,而他今天27th July竟也在星洲日報发表了“同曲同工”的评论。他到底有没有看过你的文章?


馬荷加尼

轉寄
列印
字體設定: 小 中 大

鄭丁賢‧太空筆和一點墨
2011-07-28 09:08

先說一個太空筆的故事。

太空無重力,一般的鋼筆和圓珠筆進入太空,墨汁無法滲出,寫不出東西,宇航員就面對很大問題。

美國太空總署花了很多時間和金錢,終於發明一種“太空筆”,可以在無重力的環境中書寫。

這是一項太空科技的突破。美國太空總署巡迴各地的教育講座,都不忘拿出來宣揚一番。

一天,總署來到一間小學講課,講員又拿出太空筆,告訴小學生這項發明費盡心血,成果卓越,也證明科技如何改變世界。

這時,一位小學生站起來發問:“先生,為甚麼不使用鉛筆?”

故事告訴我們,要解決一個難題,有時不一定要用很複雜的方式;只要腦筋一轉,最簡單的方式,反而更加有效。

現實環境,就有許多這類吊詭。

選舉投票中,重覆投票不是秘密。只要取得別人的選民身份,不管對方是自願或不知情,是生或死,就可以代替對方投票。

如果是大量收集或製造身份,然後僱用投票部隊,就可能改變選舉結果。

應對這個存疑,政府如今建議使用生物指紋辨識系統,限定每人只能投票一次。

理論上,沒有人的指紋是相同的;用指紋來辨識,準確度是99.99%。投過票的人在電腦資料庫裡留下記錄,就不可能重覆投票。

如此,還有甚麼幽靈選民,投票部隊,不就是干乾淨淨了。

慢著,理論上可行,實際運作又如何?

至少,所有投票站都要有電腦和指紋識別器。

然而,現實中根本不具備這些條件;別說指紋辨識器,許多偏遠地區,還沒見過電腦,甚至連電流都沒有。

更大的問題,愈進步的科技,就愈複雜;愈複雜就愈難透明。

選民是否會相信他們看不懂,看不到的電腦資料和程序?

比較起來,點墨制一點就明。

2008年大選,朝野雙方同意使用不褪色點墨方式,投票前在手指上留下墨跡,一天之內不會消失,就不可能重覆投票。

簡單,有效,成本低。哪還需要甚麼指紋生物辨識系統,太高科技,連美國人也沒用過。

然而,當局臨陣退縮,取消點墨制,留下一朵疑雲。

如果當時貫徹點墨,或許還能挽回一些信心和選票。

太空筆不如鉛筆;生物指紋辨識,還不如那一點墨。(星洲日報/馬荷加尼‧作者:鄭丁賢‧《星洲日報》副總編輯)

天妃 said...

哇~~居然有这样的一件事...哈哈,他有没有看过我的文章我就不知道,不过我觉得这样的“异曲同工”感觉不很好...(主要是因为我不喜欢他啦)~
无论如何,谢谢你了LIFE IS GOOD~

郑亦惠 Yihuey Te said...

根本就像抄的,太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