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ly 20, 2011

我们不是冲动

刚刚和表姐一家人吃晚餐。冗长的过程就不谈了,饭后的闲聊才是重点。
我和姨丈、表弟及表姐男友的政见不同是我早就知道的。
我们谈到目前的政治环境,而每个人认为应该怎样处理的意见都是相左的。
我觉得姨丈是不赞同游行之类的事情,但他只是淡淡地说:“只要你们承担得起那个后果,就去做吧!”(反正他女儿没去。)
表弟说他觉得我们做什么都是多余的,像赵明福事件到现在还是有人在做,至少他的妹妹和老婆还在吵,那又怎么样?还不是没有下文。所以做什么都是多余的,反正不会有结果。
表弟这样说了之后,我反应很大。我反问他有做过什么努力吗?什么努力都没做过就说不会有改变,那当然没改变啊!怎么他才22岁想法却像50岁!我能了解一个50岁的人说这样的话,我不能原谅一个年轻人以这样的态度来合理化自己的漠视和懒惰!
在我们一番争论过后,姨丈说:“我不是不认同你们去做(改革的事),不是不可以做,而是不应该冲动。”表姐男友也说:“我有跟你们学运的人合作过,他们就是不会听别人的经验和劝告的,我们不应该那么冲动。”(但我不是学运的人ok!)
我不知道为什么游行、集会这些事情就等同于“冲动”。我承认愿意走上街头的人都是热血的,这种举动在马来西亚也许是罕见的,比较激进的,但这不代表“冲动”。草草地用“冲动”来代表这些举动,真的对吗?
一场集会,不是因为“冲动”就成事的,如果人民真的冲动,在集会当时,会如此克制自己吗?如果真的因为“冲动”,一场集会需要策划那么久吗?这些没真正参与进去的人,以“冲动”两字带过整个活动、概括所有参与的人民,这样对吗?
不是较为激进一点就是“冲动”的,不是“凡事坐低倾”就是“冷静”!我知道凡事都可能有商量的余地,但请不要以“冷静”作为合理化“没勇气”的借口!我不是指走上街头的人就是有勇气、就是英雄,问题是现在这个状况,是“坐低倾”就可以解决的吗?如果可以的话,人们就不会累积了那么多的怨气一次过在709发泄出来!(还是很克制地发泄)
我们是热血,我们是激进,可是我们并不冲动!

7 comments:

james said...

其实, 只要他们的立场是支持反对党, 投反对票, 如何 "处理" 进行过程 doesn't matter, 反谓人各有志嘛. 有的人怕死, 你总不能强加自己的意愿在他们身上, 只要他们懂得为什么我们要改朝换代, 支持换政府, 那就够了.

Shin2 said...

有时候我也很苦恼自己的想法和老爸、老弟、男朋友相左; 我不否认他们的想法看法比较消极,也很老人,但是,因为他们是站在爱护我们的心情上提醒(就是叫你凡事小心),也不是禁止(他们也不是说你不能去对不?),所以你可以不认同,但是,不要让自己陷入不以为然里好吗?
这个世界是由许许多多不同类型的人组成的,总不能所有人都和你同一套,如果你觉得我老爸、老弟那套你不能接受,听过就好,有用的記起来,没用的忘掉,继续向前。
我自认没有你的那种魄力,有时候我会想大概我的这种不忍拂逆也是一种借口,不过,暂时我还没遇到一个让我转变的点,所以就酱咯~

你来我往 said...

我想重申的是很多50岁的人都没有那种想法. 而且,
如果连酱基本的冲动都没有,那跟行尸走肉没有什么分别了!

天妃 said...

哈哈,shin2,我没有对他们“不以为然”,我还没那么高傲,你没看我们讨论了那么多,我只是不爽他们以“冲动”两个字来概括大家的努力而已吗?
你来我往,你好,是啊,很多五十岁的人都不是那种消极的想法的,不过就算他们有,我也不会抗议什么,因为毕竟他们已经过了大半辈子了,我比较不能接受的是年轻人有那样的想法。

路見要鳴 said...

改变与改革者,总是孤单的,改朝换代,大家共行。

风语者 said...

First they came for the communists,
and I didn't speak out because I wasn't a communist.

Then they came for the trade unionists,
and I didn't speak out because I wasn't a trade unionist.

Then they came for the Jews,
and I didn't speak out because I wasn't a Jew.

Then they came for me
and there was no one left to speak out for me.


起初納粹追殺共產主義者
我不說話
因為我不是共產主義者
接著他們追殺社會民主主義者
我不說話
因為我不是社會民主主義者
後來他們追殺工會成員
我不說話
因為我不是工會成員
之後他們追殺猶太人
我還是不說話
因為我不是猶太人
最後他們要追殺我
但再也沒有人站起來為我說話了

可能你跟他们argue的时候口气很激动吧?让他们觉得你是冲动?
如果他们听不进去,时机还未到吧?或者是思想还不成熟。

Willie Ng said...

其實50歲的人也不一定會說這樣的話。 709我們6個人(年齡總和355歲)一早從新山出發,把車停在BATANG BENAR 轉乘火車順利來到茨廠街。 在馬來亞銀行前我們領教了水炮和催淚彈的滋味。
709的震撼至今仍然還沒平靜下來。
你寫的很好,繼續加油,期待讀到跟多好文字,更重要的是改變這個病了50年的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