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ly 6, 2011

寓言故事四之狒狒王

没想到这故事这么快就到了第四集,说书人还以为要等到六月初九之后呢!
自从上次小动物们决定发起“黄泥潮”后,森林之王烂吉动用了多种手段来阻止,包括援引《森林紧急法令》(也就是《森林内部安全法》的孪生兄弟,除了名字不同其他全部内容一样)捕捉染了黄泥的动物们、在一个隐秘的山洞藏起一些染有黄泥的爪子然后假装找到,栽赃黄泥潮意图展开森林大屠杀、在森林的各个主要通道设路障,把经过的小动物一个一个搜身等等,最后保安队队长还亲自觐见了森林的最高法老——狒狒王。
狒狒王乃是番薯山的最高法老,此位置由九个德高望重的狒狒每五年轮一次,今年就轮到了祖籍番薯山东北方的丁狒狒。狒狒王虽然是番薯山的最高法老,但它们不管政事,深入浅出,说穿了,不过是一个番薯山的象征而已,但在许多小动物的心里,狒狒王的地位是非常崇高的,以致历代番薯山政府对狒狒家族都是毕恭毕敬的(除了前两届的森林之王马铁猴啦)…
啊,说书人讲远了,说回来~话说保安队队长觐见狒狒王,意图借用狒狒王的金口让群情汹涌的黄泥潮冷静下来,谁知狒狒王虽然常常躲在象牙塔里不管事,却也留意到了小动物们无法宣泄的怒火,一边是常常进贡顶级香蕉的烂吉,一边是无法忤逆的民意,狒狒王深思熟虑之后,发表了一份模棱两可的圣旨——一方面它肯定了黄泥潮的重要性,一方面它又说相信烂吉的领导,最后总结就是大家都需要为番薯山的安宁着想。
有人认为狒狒王其实狒颜大怒,但苦于民愤难平,只好婉转地传达它对黄泥潮的不满,但也有人认为狒狒王此举是为了拯救它的宗教恩师——牙教党主席哈哈猴及它的门徒,因为狒狒王知道,在烂吉手上已经有了一份逮捕名单,里面都是哈哈猴和牙教党重量级人物。
姑且不论狒狒王的用以为何(说书人身份卑微,也不敢擅自揣摩圣意)自此番言论出街之后,黄泥潮的主办人——母豹安安深感不安,于是安安趁机觐见了狒狒王,与狒狒王商讨接下去该如何是好。烂吉一见风头不好,赶紧说:“如果黄泥潮愿意在黄泥潭里进行,我就批准。”
也不知道安安与狒狒王的闭门会议说了什么,它一步出象牙塔,即宣布游行取消,改在黄泥潭进行。此举迎来了动物们非常两极化的反应,一方表示支持,另一方则表示失望,因为在黄泥潭进行集会的话,就失去了施压的用意了。
好吧,看来这黄泥潮就只能在黄泥潭进行了。安安随即向最靠近象牙塔的“米跌价”黄泥潭负责人提出使用申请,但胆小怕事的负责人不敢答应,结果给了安安一碗闭门羹。原本烂吉就是猜想以安安和黄泥潮的个性,是宁愿取消集会也不愿委屈地在黄泥潭进行,它才说出那番“批准论”的,谁知安安能屈能伸,同意了。烂吉无话可说,只好硬掰它不曾说过“批准论”,并且指责黄泥潮乃是非法组织,所以不能租借任何黄泥潭。
哈哈,这下可有好戏看了。安安是觐见了狒狒王之后才宣布在黄泥潭举行集会的,也就是说,狒狒王基本上已经同意了黄泥潮在黄泥潭举行集会的举动。烂吉这次出尔反尔,摆明就是不把狒狒王放在眼里。如此一来,倒成了烂吉政府和最高法老对着干的情况了。随着集会的日子日渐靠近,各方人马高潮迭起的演出,真让人无法猜想下一步会发生什么事情啊!说书人冒着生命的危险,决定留守番薯山,为大家带来更新的故事情节,下集再会!

2 comments:

Shin2 said...

好个高潮迭起的番薯国政治角力~

祥 said...

好个说书人, 好, 精彩。 谢了,后会有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