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ly 11, 2011

那些小妮子教会我的事

最近的《中国报》给网民骂惨了。在《中国报》里工作的两个小妮子也被骂惨了。
我一直以为,马来西亚的中文报章忍辱负重,为了让广大的马来西亚人有中文报章可以看,忍气吞声讨好政府,以求年年的出版执照能顺利过关。所以,我对中文报章的不全面报道,总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我一直以为,中文报章报道的,虽然不是全部的事实,但这也不能怪他们,一只被囚禁起来的小鸟,唱不出欢愉的歌声,我们是应该责怪小鸟,还是囚禁它的人呢?而且,“不全面”的报道,跟“虚构”的报道,是有很大差别的。
我一直以为,我国的新闻从业员,虽然常常写一些“不全面”的报道,但其实他们是很无可奈何、很饱受良心责备的。
在《中国报》里工作的这两个小妮子,在我脸上连盖了好几个巴掌。

第一个巴掌,《中国报》根本没有在报道事实,而这位Sophia妹妹居然觉得她已经“报道事实”了,而且是“全面且真实的事实”!
第二个巴掌,这位Irene妹妹不知道从哪里得知批评他们的民众全都是在家里舒舒服服投诉的人,难道当天她采访的时候只看见她自己?最好笑的是,我真怀疑她的“最前线”到底是在哪条线,为什么跟我的“最前线”看的东西不一样?难道她的“最前线”是在“电话线”的线?
第三个巴掌,Sophia妹妹认为她们可能是“护主心切”,所以才不爽民众投诉——而不是报道失真。完全没有反省自己的报道内容不说,她们到底知道她们护的“主”是谁吗?是《中国报》吗?还是《中国报》的幕后大老板?(当然我也相信她们根本不知道她们的幕后老板是谁。)


第四个巴掌,从这三篇的谈话看来,Sophia妹妹一直很冷静地撇清自己和标题的关系,并呼吁不满的人士向“有关部门”(也就是报馆本身啦)投诉。我相信标题的确与记者本身无关,因为标题是编辑拟的。问题是,我们不满的,除了标题,还有报道的内容啊!如果内容不是失真,标题可以写成那样吗?而且,我也相信Sophia妹妹一直呼吁人们向报社投诉的原因是——她知道报社不会责怪她,因为新闻是报社批准了的,责任自然在报社身上,跟她一点关系也没有!
第五个巴掌,相信很多人都跟我一样挨了——Irene妹妹认为我们没有看懂标题所指,是因为我们“没有深度”。有没有深度这个问题,我觉得不是重点,重点是,报章不是新诗,如果一个用词带有模糊不清的双重或多重意义,那就应该修改,而不是责怪读者没有深度。报章的责任是报道真相,不是测试读者的思想深度!
最后一个巴掌,就是我一直认为新闻从业员都是身不由己的,而这两个小妮子高傲的态度,告诉我:“那是你一厢情愿的认为而已!”
虽然我写了很多不爽这两个小妮子的话,但其实我不怪罪于她们。她们会形成如今黑白不分、是非不辨的状况,我觉得是我们的社会和教育制度造成的。
我常认为,小学使人掌握基本学习能力,中学塑造人的个性,而大学造就人的思维。大学过后,基本上一个人的基本、个性、思维已经形成了,要改过来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了,这也是为什么政党极力在大学招揽人才的原因。
我不是要说拉曼大学的坏话(因为据我所知那位Sophia妹妹是拉大的毕业生),但这间学校的大众传播系到底教导了它的学生什么?使这个Sophia对黑白是非的认知如此缺乏?我没有读过大众传播,但如果大学只是教导了技巧性的知识,对于“Journalist”的责任和义务完全没教,那这些毕业的学生充其量也只是“reporter”而已——当然,“reporter”还必须扮演好“report”的角色,如果连事实都可以随意扭曲,那应该叫做“writer”了。
要避免以后的媒体工作者都毕业于“作家系”,我想我们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4 comments:

路見要鳴 said...

别怪他,那不是记者,他们是“文混”。。。。

冷眼热血 said...

大标题是“说好的和平呢?”,加上小标题的“示威乱城”,自问自答,意思已经很清楚,还“隐藏”了什么?中国报别再狡辩了!

Shin2 said...

每次看到类似这样的问答,我的感触就是...
我们国家的教育到底都做到哪里去了?

Boon Tia said...

Sophia妹妹该受了不少压力,所以一直在洗干净身上所沾的屎.
Irene妹妹就是死鸡撑饭盖一族.

本地教育在培养学子的思考能力方面是失败的.
要有思考能力嘛, 还是自己来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