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uly 23, 2011

别让EO6成为赵明福

明福的案件审了两年,等同于唱了两年的大戏,距离真相还很遥远。犹记得事情发生的那一天,全马的人民都震惊了,吓到了。接踵而来的,就是一连串替明福请命、申冤的活动——在这个就来当爸爸、前途一片光明的年轻人的生命消失以后,掀起了千层浪。虽然他的死换来了人民的愤怒和反抗,但那还是一件令人极度惋惜、遗憾的事。
我们是不是要等到眼睁睁看着生命被无辜夺走才会感到心痛?才会想要行动?
在无理的紧急法令下被捕的六名社会主义党干部——和丰国会议员再也古玛、署理主席沙拉斯瓦迪、中委兼峇央峇鲁区部主席朱进佳、青年团团长沙拉峇布、和丰区部主席苏古玛兰及秘书勒朱玛南,已经因为莫须有的罪名而失去自由将近一个月了。
明福作为一个“证人”,到反贪局“协助调查”一天,就离奇毙命。这六人作为“嫌疑犯”被关将近一个月——我们就当作皇委会那部“小说报告”是可以成立的,明福被盘问短短几个小时,就从“低自杀风险群”变成“高自杀风险群”,这六人被“有关当局”无所不用其极的盘问后,会不会也有可能落得同样下场呢?
如果明福被带到反贪局协助调查当天,我们不是那么掉以轻心,认为“有关当局”应该不会做出什么过分的事,而是积极施压、迫使当局早点放人,明福现在可能抱着孩子,和妻子和乐融融地过生活。可惜世事没有如果。
但现在我们有前车之鉴了,就别再粗心大意了!别再沉溺于709带来的胜利的心情了!别再怀念当天的激情了!我们还有很多事情要做——要厘清明福之死因,更要拯救还身陷牢狱的EO6!请大家多些关注EO6的消息,并到警局报案——控告警方无理逮捕并拘留他们,施压要求警方尽快放人!
只是一个赵明福,已经让改革之路太沉重了,别让第二个再出现了。
(如果您要报警,却又不知道怎样做,请留下电邮,我会把格式寄给您。谢谢。)

3 comments:

冷眼热血 said...

报警有用吗?针对警方的正式投报还会少了吗?

要打倒国阵暴政,首先民众必须了解自己所面对的敌人的特质。这个敌人已经利欲熏心,灭绝人性,而警队是其整人杀人臂膀,况且里面许多头目都急不及待要讨好上头,然后像前雪州总警长卡立那样平步青云。任何诉诸人性中善良和理性的一面的行动,在眼下的破裂国都已失去了功效,即使圣雄甘地投胎在此,也只能徒呼奈何!

与其报警,倒不如举办一场拯救EO6大游行,或者在外施压,以取消破裂国的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成员地位作为筹码。

Anonymous said...

报警没用的,全部是污桶的人。
去影响周围的人,为了下一代,把贪婪的污桶换掉吧!

天妃 said...

虽然我也觉得报案是没什么效果的,但我知道他们有在做一个集合一千份报案书的施压活动,所以就呼吁一下咯。
施压有很多种方法,既然有人觉得报案有效,那也总有人响应呼吁的。
把污桶换掉虽然是刻不容缓的事,但远水救不了近火,现在能做什么就做咯,我真的很担心那六人现在的处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