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September 2, 2011

被篡改的历史——Bukit Kepong篇

1957年8月31日,马来亚独立(不是马来西亚,是马来亚)。从此,我们的国家诞生了。
我是1986年诞生的,所以,1986年以前,没有我——我是佛教徒,我相信轮回,所以1986年以前,虽然还没有我,但我应该还是存在的,只是那时的我不是现在的我。
1957年以前,有马来西亚吗?有,但那时的马来西亚不是现在的马来西亚、那时的政府不是现在的政府、那时的警察也不是现在的“皇家警察”。
1950年2月23日,Bukit Kepong发生了一件历史事件。约200名共产党攻击当地的一间警局,造成双方共六十多人死亡。
上一篇博文我已经说过,我的历史非常差,所以这件事是我在大学时期和友族朋友聊天时谈到,我才知道的。当时我的朋友说,他(或他们)在中学时校方有在校播放过一部名为《Bukit Kepong》的“经典大片”,故事内容就是华人共产党如何残暴地攻击及杀害马来警察,而马来警察又如何智勇双全地与“贼寇”对战至最后获得胜利。他说,因为这部片子,在他的许多朋友心中,产生了极度憎恨华人的心态。
不过这位朋友并没有受到这部“洗脑片”的影响。他说,用脑子想想吧,1950年,马来西亚还没独立呢!哪儿跑来那么多马来警察?那时不是英殖民时代吗?那些英国佬跑哪儿去了?我们还因此大笑了一番。
没想到最近这事儿又闹起来了。回教党署理主席末沙布一番“挺马共”的言论,被许多人不断地翻炒又翻炒,甚至有时评员说“唆使人民否定历史的举动比武装叛变还危险”、“每位国民必须爱国、对国家忠诚、末沙布也不例外”。“熟读国家历史”的副警察总长卡立还建议末沙布应该“仔细参考历史资料,以便掌握史实”。
如果历史很明显就是被人PS到乱七八糟,比小说还离谱,人民难道没有权利否定吗?这自然比武装叛变还危险,因为这是思想上的改变——你能杀害一个革命分子,你杀害不了的是革命的理念。此外,我的历史差,可我至少还记的我国独立日是1957年8月31日,在这以前这片土地还不是我的国家呢!要爱国、要对国家忠诚,那应该爱谁啊?对谁忠诚啊?英国?
当时的事件到底是怎样众说纷纭,我相信的自然是当时的共产党(也就是当地人民)之所以攻击警局(受薪于英女皇的警局),乃是一种反殖民的战争表现,没什么不妥——参与反殖民战争而牺牲的人民,自然是英雄。但我的这番见解,对于那些当时因镇守警局而牺牲的另一方自然觉得刺耳——尤其是他们享受了那么多年官方的赞颂和爱戴。
我很爱很爱马来西亚,但我爱的是这片土地,不是它的执政者——所以我不爱1950年英国人建在这土地上的那所警局——更不认为当时受薪于殖民者的警员是我们的英雄!这番话对巫统来说自然不能理解,因为他们一直努力教育人民爱国就是爱政府——不爱政府、批判政府者,即为不爱国——谎言说了一百遍,说得连说谎者自己都相信了,真可笑,以他们的标准,我不止要爱巫统,还要爱英国、日本、荷兰、葡萄牙……

9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很想更了解这些被人遗忘的历史。谢谢你。

Lawrence Ong said...

汉都亚及叶亚来的历史系列都已被我们的政府埋藏起来了,现在的历史课本好像已经没有了他们的蛛丝马迹。

安东尼老爷 said...

本老爷1946年出生。依稀还记得马来亚的独立日。
本老爷现在老了,不会爱国家,只会爱钱和中国美女。
要爱自己的国家,就先要爱执政者,这样违背良心爱的很辛苦,本老爷根本做不来。

Anonymous said...

说得好

Anonymous said...

当年拍摄这部电影,召集全国各地的华人野战部队警察当临时演员,唱衰自己华人,虽然1965年才搬迁这小镇,事件发生在50年,每每看到这影片都肚烂!

Anonymous said...

下面这篇文章便是马共在武吉哈逢干的好事。

马共在武吉哈逢(BUKIT KEPONG)的血腥大屠杀

今早拿了2009年12月3日当天的星洲日报,看到了第39版的社论,眼前一闪[马共的历史黑洞]。令伯定眼一看,是一位自称是新闻工作者的杨丽琴写的。

再看一看她的猫样,是一位40左右,不知是姑娘或是老姑婆。这种年龄怎懂马共是什么冬冬呢。

有人骂令伯,怎叫人家姑娘是老姑婆,太不尊重人家了吗。

令伯嘻嘻的笑。因为令伯本博士从来不去尊重一个不尊重历史事实的人,反而去相信一个马下败将陈平写的假历史,马共的假面貌。

她说“陈平强调,马共从未将枪口对准平民。但,某些情况下,还是会错杀无辜”。她代替马共陈平误导广大的读者和世人。

错杀无辜的定义士什么。假如令伯没有搞错,应该是当马共和英军驳火,马共的子弹没眼睛飞去“错杀了一个无辜的割树胶亚伯”。假如是“认为”某人不支持令伯马共便把他杀死。这不叫“错杀无辜”,是屠杀无辜。

不支持你你便杀人。那么,今天国阵不就会杀反对党的人杀到手无力,晚上可要请曼加里代自己陪老婆睡觉了,棺材店不就卖到没货卖了吗。

昔加末红牌大芭窑彭家的八尸九命是马共胡乱屠杀无辜老百姓的铁证。只为了那么一句“你们这些割树胶的懂什么政治,也学人家搞马共”。

这样的一句话便杀人全家不叫“屠杀无辜百姓”是什么呀。杨丽琴。

马共怎会承认自己屠杀无辜,连日本攻打中国是全世界的人都知道的事。他们在中国奸杀几百万的中国无辜老百姓,也是全世界都知道的事。

全世界的人知道的事。他们也敢说他们没有侵略中国,只是“进入中国”。他们屠杀中国几百万无辜的平民,也是说是“错杀无辜”。明明是强奸中国妇女,却说是中国妇女和日军公平交易。

假如令博本博士有机会强奸日本妹,法官假如拍桌子骂到“你他妈敦符国荣博士,知书达理。胆敢干出连畜牲都不如的野兽行为”。

令伯会告诉法官“大人息怒,大人息怒,免的心脏病爆发蒙主恩招。小的从来不敢违法,怎会去强奸那么美丽可爱的日本妹呢。小的见她一人在旅店房里,便掏出手枪指着她,她便“基里哭鲁”的解到一身清光请小的进入她的小便处。这进入有一点像日本派兵“进入”中国那样而以吗。是公平交易的呀”。

陈平在他写的书里讲“雕话”,目的是要误导世人,以便替自己那些屠杀无辜平民的魔鬼行为粉刷成一个护国英雄。那么,请问那位杨丽琴的新闻工作者又为什么要写一些和历史事实不符的东西误导世人。

她在有关社论中写到 [记忆深处,有一部估计是在六七十年代拍摄的马来影片Bukit Kepong,讲述的就是某个村落和地方警局惨烈对抗马共事迹。在一偏枪林弹雨,烈焰火影中,警员寡不敌众,几乎悉数牺牲,村民不分种族,皆对“共产党来了”闻风丧胆,相拥而泣。

她说,这类电影,现在没有市场,但当年可是在电视上反复播映,深深植入一些人的脑袋。

没有市场是那无知的杨丽琴讲的,令伯还想去弄一套录在DVD封到好好几千年不坏。当令伯活到125岁蒙主恩招时一起带进棺上天堂拿给主耶稣看。

她又说,它是夸大而言,或反映的不过是冰山一角的史实 ?能说出真相的恐多不在人世了]。

天下怎会有如此他妈无知的他妈新闻工作者。要写社论必须搞清楚才写,怎可黑白不分。她很可能认为那是一片政府拍来唱衰马共的普通片子。不然,她怎会说“这类电影,现在没有市场,但当年可是在电视上反复播映,深深植入一些人的脑袋。

更他妈的是,她怀疑那是一片拍来唱衰马共的影片。不然怎会说“它是夸大而言,或反映的不过是冰山一角的史实”。

她的怀疑到了极点时说“能说真相的恐多不在人世了”。

她错到离谱,当年十多二十岁懂事的人,住在武吉哈逢和附近岭嘉的人最少还有一百人还活生生,像虾公那样在武吉哈逢,岭嘉,巴莪和麻坡一带跳来跳去。她现在可以去问一问他们。那些被马共屠杀的警员的坟还在那间警察局对面的山坡上。

令伯本博士要在这里告诉她,那是一片千真万确的历史片,不是政府拍来唱衰马共的影片。那Bukit Kepong便是那个小市镇的名字,华文名是武吉哈逢。这个市镇离开马来西亚柔佛州的麻坡大约60公里,离开昔加末和拉美士是二十多公里。

当年昔加末和拉美士没有道路通往这个小镇,只有一条红泥路通往附近的岭嘉再通往巴莪到麻坡。小镇的东方全是大森林,南方也是大森林,北方是麻坡河而河的另一边90巴仙也是大森林,西方是树胶园和森林参杂。这个小市镇可说是一个“森林中的小镇”。

有趣的是,这小镇一天还有一两回巴士来往麻坡。巴士公司必须付保护费给马共。不然便烧巴士,看你给不给。

由于陆路交通很危险,除了英军敢在那条红泥路上走动,警方是靠水路快艇出入麻坡。

由于这个小镇大约只有32位警察,离开另一个小镇也有十二公里,那边只有大约二十个警察。加上这个警察局是木板建的马来式屋子。只要兵多枪弹差不多,并不难攻下。只要功下,又可得到三十多支枪。

于是马共便联合麻坡,昔加末和拉美士三区的军力共一百多人,由区委刘贵生带队进攻武吉哈逢警察局。他们在华人新年前夕晚上开始进攻。攻了整个晚上,把警察局里的警察,杀存了一条漏网之鱼。那条漏网之鱼事实上脚中枪掉到河里便躲在河边草堆里到第二天救兵来才救了他。

一个人命不该绝便不该绝。脚中枪是会流血的,鳄鱼嗅到血腥会立刻攻击。那条河当时是有很多鳄鱼。奇怪的是,他在河里那么久那些鳄死去了那里呢。

马共成功打死了九十九巴仙的警察,包括几个警察婆,抢了所有的军火并没有立刻退。还胆大包天召集全镇的居民开群从大会开到十一二点。一些便买粮食。救兵下午两三点才到。马共老早散到鬼影都看不到一个。

买粮食当然在表面上有给钱,但是谁敢收他们的钱。每一个都得假说报效给他们替人民打英军的傀儡啦。

那场胜仗后,带队的区委刘贵生被马共封了一个气水盖,叫做“飞虎将军”。这可是很光耀祖宗的气水盖。他的下场后来又怎么样了呢。

有一天他和二十多位马共行军到拉美士的Paya Ayam Merah郑德水父亲的树胶园,因为天快亮,便躲进一了该处的一片森林。这片森林西边是树胶园,东,南和北是大芭窑。

如此他妈地方根本是一个死胡同。那傻猪苯牛的马共飞虎将军刘贵生居然叫那些马共进去躲在里面。

不知为甚么他们的行踪会被人家发现,便到不远的拉美士向英军报告。英军便由昔加末调了三四百人由西边前进包围。马共发现被包围,拚命冲出范围逃命。

那位飞虎将军刘贵生冲到一半,发现他弟弟的头被英军的子弹击存一半。他只好拼命冲。结果,二十多位马共只有三四人冲出范围,包括刘贵生自己。几年后这位马共的飞虎将军在金马士出来向英军投降。

当广西村的劳盛初在昔加末警察局见到刘贵生是由金马士一位胶工带他出来投降,他“丢你亚妈”的拚命鸟刘贵生为甚么要出来投降不通知他,一来他可以拿到五千大洋的奖金,二来在红毛兵头面前走路也威风。

通知他,讲的轻松。马共的人要出来投降绝对不敢让任何人知道半点风声。被知道,命休矣。

他们两人战前是朋友,后来一个跑去参加马共,叫他也参加,他不答应,马共便把他在武吉沙都的咖啡店放把火烧了。他一发火,便参加反共。但是他们一路来还是有秘密来往。但互不出卖对方。

这也难怪劳盛初要“丢你亚妈”的鸟刘贵生钱不让给朋友捞,却让给别人拿去。当年的五千元能买到五十英亩的树胶园。

刘贵生投降后便是马六甲区亚沙汉区的马共也出来投降。昔加末区几乎没有了马共。

刘贵生告诉劳盛初,他看到他弟弟半个头被打掉没有流一滴眼泪,出来投降后哭了三天三夜,为甚么马共会失败到如此地步。

马共自从由陈平好战的鹰派成功夺权后注定会失败。一发现有那一个人不顺眼便当着是走狗杀掉。听到一句不爽的话,杀掉。你和我有一点什么他妈东瓜豆腐,便告诉马共,你是英军的走狗,杀掉。你和我争追一个割胶妹,我便打一枝给你够,杀掉。

居然等你来杀我,到不入我先叫英军把你杀了,又有奖金拿。真是一举两得。

当时只要你知道马共的行踪,也有足够的胆量通知了英军去包围,打不打到没关系,见到一个奖金三千,两个六千。马共在那种环境下怎不倒台。

所以,令伯要劝告各位新闻工作者,假如不了解马共的所作所为,就别开口。没开口,不会有人讲他是亚巴的。要了解马共,不是去看马共写的书,要了解日本在中国的所为,不是看日本或中国写的书。

写马共不像写马华。写马可以用评论的方式批个爽。马共是历史,批的是历史。不了解那样东西的历史批个屁。

看任何一方面写的书或报告不是不可以。看了请思考一下,书里讲的合理吗。

没有人说你不可看跳童。看了请思考,神真的上他的身体吗。假如真的灵,政府为何不请他们去查案。假如有那一个部长的老婆被人家强奸了。只要童一跳,那个敦符国荣博士插翅也难飞。原来是你这敦符
国荣博士干的好事。还不从实招来。

当然,假如谁不怕令伯把他痛批臭批一顿,尽管乱写。


由:敦符国荣博士著
2009年12月3日

请朋友上下列网站看本文。也可转载下载。
大马论坛:http://www.malaysia-chinese.com
电邮址:tundrfoo@live.com

注:版权没有,翻印不究。多印多发,功德无量。

Saw Tan Melaka said...

希望多多交流~

天妃 said...

居然有人打了这么长的一篇留言来“提醒”我马共的残暴...真是匪夷所思(虽然他应该是copy and paste的,但还是谢谢他的耐心)。

天妃 said...

忘了说明,我这么久才留言来感谢他,其实是因为他的留言可能是因为太长的关系被blogspot自动送去垃圾桶了,我好心拾回来,又研究了好几天才看得懂他的意思...思路不同果然是沟通的一大障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