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September 23, 2011

国阵是A片馆?

要看古物,我们会去博物馆,因为博物馆古物最多,什么类型的古物都找得到。
要看书籍,我们会去图书馆,因为图书馆书籍最多,什么类型的书籍都找得到。
要看画作,我们会去美术馆,因为美术馆画作最多,什么类型的画作都找得到。
要看A片,我们去哪里找呢?
去国阵旗下各政党办公楼找,应该就不会失望了。
不是吗?之前需要污蔑安叔叔,就从仓库里找到了据说是安叔叔的A片;马华搞党争,就抽了一块货真价实的菜叔叔床戏实录;现在为了从关税局助理总监阿末沙巴尼堕楼案一案中脱身,又发布了“疑似”阿末沙巴尼生前的“召妓全录”。(还有洁冰姐的裸照呢,不过那不是A片,最多只能算是国阵A片库的周边产品了)
既然国阵可以随时随地公布任何人的A片,那我应该可以合理的相信他们拥有一整个分门别类排好全国各子民的A片馆。适时适候,就可以派上用场了。
拜托,我知道利用性丑闻来污蔑别人是高招,但总不能次次都用这招吧?就算拍A片的导演、演员不闷,观众都闷啦!换一些新意好吗?比如说,公开一张林吉祥和阿丹杜雅的合成照,就说他们二人相通已久,阿丹杜雅其实是林吉祥派到纳吉身边的卧底,又或者找一个假证人到警局报案,说他其实是恐怖分子的人肉炸弹,末沙布指示他到巫统大厦进行自杀式袭击,但他一看到巫统那个貌似青蛙的logo,就想起他妈妈在他小时常教导他的道理:“青蛙吃蚊子,青蛙是好人。”他当头棒喝、痛定思痛,决定弃暗投明,前来举报末沙布。
这样的故事比较好玩吧?什么?太荒谬?哪里会!比较起国阵“瘩官鬼人”们天天讲的那些废话,这些不过是小菜一碟而已。

2 comments:

i am mood in fucker government said...

黑手黨冶國,沒有用飛機大炮,用A片,算是我們幸運了。

安东尼老爷 said...

每天都能看到你写不同类似的文章,本老爷感到生活过得很精彩,不会感到老来寂寞,空虚。
真佩服你每天都有时间写不同的政治博文,而且对我国各政党都好像有深入认识。
现在仅连国阵有收藏A片的习惯,你也知道。真了不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