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September 20, 2011

最不霸权的首相——纳吉

今天我要写一篇称赞纳吉的部落格。
不过称赞之前,我先要讲一个自己的经历。我从小到大都是领袖人物(是真的,虽然我不是很厉害,但可能我就常常会处在“蜀中无大将”的状况,所以我这个“廖化”就常常被派上用场),我当过班长、学会主席、乐队副队长、营长、组长、刊物主编之类的职务,但我觉得我从中学习到的,就是如何变得越来越霸权。
比方说,华文学会开会,要制定接下来的学会会刊主题、路线等等方向,我在开会以前,就已经有了自己的想法,并想出其他林林总总别人可能想到、可能提议的建议,再逐一准备我的拒绝理由。到了开会时,我首先会“假民主”地询问大家的意见,当那些提出的建议都不是我想要的时候,我就会慢慢引导大家往我要的方向走,最后我会把自己的建议提出来,然后通过——之后如果有人想反驳也没办法了。
我不知道这算不算是“独裁”,但我觉得开会决定以后的事情,无论如何都是必须照着进行的,而通常这个决定,都是我做的。除非做的决定实在是太行不通了,那就再开会讨论推翻,而不是大家各说各话——不是说言论自由吗?我就是这么独裁、霸权的了。
好了,说回纳吉。这回我不得不称赞他了。
之前纳吉说“一个马来西亚!”说得那么义盖云天,那高高举起的食指形象是那么深入民心,结果不久之后慕尤丁就说:“我是马来人先,马来西亚人排后面。”摆到明慕尤丁就是要给纳吉丢脸。但纳吉不吭一声,非常gentlemen地吞掉了这口污气。坊间许多人在骂他包庇副手,也有人嘲笑他被副手欺负都不敢说话。我们不知道啊,这是纳吉把“言论自由”发挥到淋漓尽致的时候啊!
后来,纳吉说“废除内安法令!印刷媒体无需每年申请准证!”我们正以为常年被笼罩在“无审讯扣留”阴影下的马来西亚终于可以获得解脱了、印刷媒体终于脱困了,结果纳兹里跳出来说:“谁讲要废无审讯扣留?没可能!”希山慕丁也跳出来说:“放宽出版准证?等久久啦!”
原本我们以为,纳吉是畏惧慕尤丁而已,可能是慕尤丁抓住了他的什么把柄,没想到纳兹里和希山慕丁接二连三跳出来讲出这么多违反纳吉本意的话,他居然也“咕”一声全咽下去了。这样反常的事情只有两个原因:一、纳吉的把柄多到巫统高官里人手一条;二、纳吉完全身体力行地表现出了他对言论自由的尊重!
当然,我这么支持纳吉,自然选择第二条来相信——反正纳吉的把柄多到人民都人手一条,他根本不会为了哪一条而被威胁(应该说,天下没人不知他的衰事,所以握住他的把柄根本没什么大不了),林吉祥之前不是要求纳吉呈交“如何让大马晋身最民主国家”的大蓝图吗?何必呢?纳吉现在就已经身先士卒地表现出来了吗?有此宽宏大量、民主开放的首相,实在是我们马来西亚五十年修来的好福气啊!

7 comments:

James said...

呵呵, 我最喜欢反讽的小品, 加油!

Deng Qi said...

我喜欢你的部落格。
要赢回民心,说说而已,做是另外一回事。
但我肯定可以赢回一些乡下而没有接触上网的马来选票,这些都是他们的铁票。

安东尼老爷 said...

纳吉哥这个礼拜要来槟城和数千年轻人一起运动骑脚踏车,首相爱民如子。听说还在什么电台整蛊人家,和许多年轻人开玩笑,拉近民众距离。又突然取消60年的恶法安全法令,赢取民心了。
大家都说他是一个很有远见和抱负的好首相。
谢谢。

天妃 said...

我删除了敦博士贴在我这里“警告”冷眼的一篇留言。敦博士,你有什么话想告诉冷眼,就到冷眼的部落格留言去,如果他删除了,那也是他的自由,反正他看过了就是。我这里不是转播站,要是人人被删留言都到我这里“借地盘”,那我部落格的主题就被转移了。谢谢。

“欣” 情的寄托 said...

什么是冷眼?谁来的?

Anonymous said...

你要知道冷眼是谁吗?买情报费马币一百万只要你能付得起,收到钱48小时内告诉你。

敦符国荣博士上

Unknown said...

你就像个操刀手,对国阵下手毫不留情,尖酸刻薄但也言之有理,
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