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September 5, 2011

令人失望的凯里

有没有试过期待已久的一套电影,好不容易上映了,开场就让你有后悔买票入场的感觉?
黄子华在某一场栋笃笑演出中有形容到某些观众买票入场看电影却发现电影很烂的反应——一些观众会毁坏电影院的椅子作为发泄,一些观众会对着银幕大喊:“出来,导演出来!”好像那导演会躲在银幕后面似的。
我现在就真的有一点点想毁椅子骂导演的冲动,不过我没付诸于行动,因为我看的这场电影不需要买票,还没什么损失。
原本以为凯里这次会有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大龙凤演出,没想到被末沙布拒绝他的辩论邀约之后就像泼妇骂街似的在推特上骂人家是“太监、懦夫”。
其实我一直对凯里有一种喜爱,可能他是巫统内极少数长得比较人模人样的年轻人(所以说,外貌是很重要的)。可惜,虽然我不愿意承认,修养有时还是必须靠时间积累出来的(当然大部分的国阵老人依然是没有积累到这一门功夫)。
如果凯里认为这样低级的泼妇激将法对末沙布有用的话,那他真的是太懒惰了——在挑战末沙布之前,他到底有做功课的吗?他到底了解这个“对手”的个性吗?
末沙布是一个很可爱,也很沉得住气的人——他不是不会生气,要不然他也不会是街头集会最有力的号召人之一了,他是会对很多不成熟的攻击一笑置之的人。看看这第一回合的交战:凯里声嘶力竭地企图挑拨末沙布的怒气,被人家以四两拨千斤的方式,把球丢给了回青团——不止意味着“我没时间陪你玩”,更意味着“你没资格被我玩”。
不甘示弱的凯里还把回教党副主席兼丹州行政议员胡桑慕沙在2008年愿意“自贬身段”,与当时仍是巫青团副团长的他同台辩论一事拿出来当说项,意图说明末沙布高傲自大。问题是,我在这段说辞里只解读到这样的意思:“胡桑慕沙愿意与凯里辩论,因为胡桑慕沙谦虚,并且不‘嫌弃’凯里‘身份卑微’;末沙布不愿意与凯里辩论,因为凯里还是没资格与他辩论。”
凯里,你懂吗?人家愿意与你辩论,那是人家大方亲切;人家不愿意与你辩论,那是因为你不够格啊!这场辩论还没开始,别人答应与否,你都输了开头了——你甚至连基本的风度都没有,那这场戏还有什么看头的?根本就是一面倒。
害我还满心期待,真是浪费我的情绪。

2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唉哟!凯里没资格和抹沙布辨论,你这娘子又有何资格批评凯里?

“欣” 情的寄托 said...

楼上的,那你又有什么资格在这里批评这娘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