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September 29, 2011

打错怪兽的超人

我常看到有很多网路枪手或国阵支持者老是在说我们这些人不中立,国阵做什么我们都批评,但民联也有做错的时候,我们却当作不知道,不予置评。我们说他们是枪手,他们就反驳我们是伪君子、不中立……
我想要澄清的是,是,我是不中立!在政治上哪有中立可言?就算不是政治,在人生中哪有中立可言?中立就是没立场,中立就是不负责任!
当然,我不满意国阵,自然就会写出一大堆骂国阵的文章,我不满民联,也会写骂民联的文章——可是,别搞错了,我骂国阵,那是因为想让读者更加清楚国阵的烂,而我骂民联,是希望他们能从错误中学习。这是不一样的。
最近忙透了,终于有时间写部落格,第一个让我生气的,不是国阵,而是行动党!所以今天,我要写关于行动党的文章!
有时我真的不明白,为什么行动党可以存活在马来西亚这么久,到底里面的政治人物会搞政治的吗?尤其是卡巴星爷爷,可以不要再发出那些白痴言论吗?每次卡巴星爷爷发言,我都会心惊胆跳,深怕听到什么吓死人的言论……
这次回教党重提实行回教刑法的事,搞得民联阵脚大乱,又是封口令、又是成员党闹退出什么的,国阵就在一旁幸灾乐祸、煽风点火。国阵幸灾乐祸、煽风点火是预料中事来的,没什么问题,问题是企图在这件事情里捞取政治资本、假扮英雄的行动党!
其实我们很清楚,国阵很清楚、回教党本身也很清楚,马来西亚是不可能实行回教刑法的。这不是人不人权的问题,而是商业投资的问题。一旦实行回教刑法,马来西亚变成回教神权国,首当其冲的就会是外国在我国的投资——难道这是国阵或民联所能承担的后果?而遗憾的是,建立回教神权国是回教党存在的唯一依据,所以他们不能放弃,放弃了回教党就什么都不是了。
回教党明知不可能,还一直重提实行回教刑法,其实不过是在定时捞取政治资本,民联友党难道这样都分析不到吗?行动党有行动党的捞法、公正党有公正党的捞法,回教党有干预过吗?甚至,在行动党和公正党在回教课题饱受国阵攻击的时候,是谁解救他们?在槟州回教司署发出禁用扩音器在清晨诵经一事时,国阵本来是要大炒特炒林冠英反回教的,聂老轻轻一句:“我支持,因为回教徒不应该制造喧哗。”危机得以解决;黄洁冰裸照事件搞得风风雨雨,聂老力挺到底;牛头示威事件,也是聂老出面叱喝那些企图挑拨的巫统党员……回教党其实是民联最重要的资产,回教党一次又一次地化解了国阵抛给民联的回教课题,让“不够回教”的行动党和公正党得以继续当他们的英雄。
这次的回教刑法事件,行动党完全被敌人牵着走,马华说如果国阵要实行回教刑法,他们就敢敢退出国阵,行动党又有样学样说同样的话——问题是,马华知道国阵肯定不会实行啊!行动党这样说了,叫回教党情何以堪?行动党要当英雄,也别拿自己的友党当怪兽来打啊!聂老再三保证了回教刑法只对回教徒有效,那就闭上你的大嘴巴吧!
在自己急着攻城略地的时候,请行动党也让让自己的朋友稳固他们的地位吧!回教党若是得不到回教徒的支持,对行动党和民联,绝对有害无益!

5 comments:

安东尼老爷 said...

分析得非常有道理。真的佩服你的才智。
要是林冠英有看完你写的这篇博文,他醒目的话,应该会马上叫人找你,做他的政治顾问和智囊团里面的一个成员。

MH said...

回教法只对回教徒有效,人如果没做亏心事,又有何怕!

阿炳 said...

當然你說的對,分析得很好。

但是有時候政治是一場皮影戲,你在台上演的可能不是你心目中的戲碼,可是卻是觀眾席上坐著的共同要求。

民智尚未全開,火箭如果不演這場戲,華人票會跑掉一些。

放心,目前票房走勢看好,馬華搶不到什麼彩頭,現在該擔心的是他們自己。

Anonymous said...

请问您对回教法的了解有几深?你知道在这个世界上实行回教法的国家和发展吗?

回教法,其中有一条是说,回教徒杀害非回教徒是无罪的。要是实行了回教法,后果有几严重,你自己好好想想吧!你说“回教法只对回教徒有效,人如果没做亏心事,又有何怕! ”,那是何其无知!

不要把行动党里的精英当傻瓜,朋友...要发表,如果有时间的话,请先做研究...

蕃薯老头 said...

反對回教黨聲稱要實施回教法,或回教刑事法是要講出來的,不可以讓聶長老講個夠而不做反應。主張政教合一的政治人物,不管是什麽教,都應該第一時間和他們講清楚。如果讓他講個夠,等他上臺了,借用手上的大權暗度陳倉也好,明刀明槍也好,他會說,老子早就再三講過要實施、會實施,你們還投票給我,等於贊成我的主張,到時人民要和他辯就太慢了,因為權力在他手上,槍炮也在他手上。卡巴星老爺子反對到底的立場,正是他身為一名資深律師敏銳的認識,讓他不得不把話說清楚。反對回教黨的回教法立場,不等於贊成腐敗政權,不要爲了趕走一隻虎,迎來一隻狼。反對者把話說在前面,如果有機會上臺,到時才有的斗!人民也不會無所適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