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September 6, 2011

索马里事件有感

近期除了末沙布的新闻,较为轰动的就是廖大人的“我未出世论”和我国摄影记者在索马里殉职这两件事了。
我一向不喜欢评论马华,因为我觉得批评他们实在是太浪费力气了。看了“一个大马布特拉俱乐部”主席的发言后,我觉得这则新闻还较为有趣一些。
由于我国记者在索马里殉职一事,这个什么俱乐部(其实我真的觉得此俱乐部的名字真的很长很难记)一时之间成为众矢之的,终于主席憋不住了,出来喊话了:
“我要邀请林吉祥、安华、莫哈末沙布、所有(反对党领袖)、《马来西亚内幕者》和《当今大马》,免费的。我要《马来西亚内幕者》和《当今大马》亲眼目睹(那里的情况)。所有喜欢批评我的人,我请求你们,一起去。你去分析,不必做任何工作。只是静观我们的工作,然后写出你看见的东西。”
如果是我,我就死都不去了。诺兰法依祖的殉职无论是疏忽也好、天意也好,始终是一宗意外。但如果这些他点名的人都去了,以他们与巫统的“交情”,我看这次应该不是被流弹射中那么简单,可能集体被一颗C4解决了。
然后他长篇大论地举例解释,由于他们的组织达到所谓的“关键表现指标”,证明了他们表现非常出色,因而许多媒体争相参与他们的行动。
首先,随随便便说自己达到了什么烂指标就说自己表现优越,真是令人不敢恭维的智商。接下来,他又说最后他只能从原本的74名媒体中选出18人前往参与行动,而当中还有些人需要借助“友情票”才能“荣幸”地跻身媒体小组内。
然后他说,别提到巫统的名字,他们只是接受巫统的支助而已(废话,都闹出人命了,还要提巫统?)。有人问说,是不是真的有必要深入战区,他说,因为之前的经验显示许多物资并没有真正达到有需要者的手中,所以他们才要跑这一趟。看到这里,我就笑了——巫统一层层克扣贿赂的文化他们不懂哦?没可能啊,那那些“友情票”怎么计算?大概是原本捐助的物资太少,所以还没到达目的地就克扣完毕了吧,不走这么一趟,还真的没人知道他们有做过“善事”了。
可怜的诺兰法依祖,你到底是为了什么样的烂组织烂行动而牺牲了自己宝贵的生命啊!

21 comments:

安东尼老爷 said...

你不愧是一个政治才女,对政治非常有兴趣和研究。本老爷想推荐你给槟城首长林冠英,你可以做他的政治顾问,那么民联就如虎生翼。至于他的政治顾问Jeff Ooi 可以退休玩电脑,不要挡住地球转就是。
你做教师,真是浪费天才呀!

安东尼老爷 said...

我最欣赏的美女政治工作者是Teo Nie Ching (张念群)。
你有空过去她的face book 浏览。
这个女国会议员不但长得很美丽,而且敢怒敢言,是一个有很有原则的人,本老爷钦佩不已。
要是你参加政治,你一定会变成第二个 Nie Ching.

Anonymous said...

唉呀!老家伙,你老眼昏花很严重。Teo Nie Ching (张念群)被你看成是美女。

你没看见她的门牙sha sha 的吗?sha 牙的女子是最难看的反被你看成是“没女”。真是天下没女是丑的啦。

好心啦,去配过一幅新的眼镜啦。

马来西亚索马里之行是装模作样想出风头而已。怎知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还吹镭去救人。

送18个记者和用军机送去送回花多少钱。50万吧。这50万能买几包十公斤的Nasional米。市面一包18元。大家除一除50万除18是等于几包。2,7778包。省省大小吃。可以让两万多人活命一个月。

两万多人的一个月活命粮被拿去出风头,还要配上一条命。那条命也加上去算,5 万人一个月的活命粮呀。

这种令棍风头也拿来出。

由:敦符国荣博士上
2011年9月15日

“欣” 情的寄托 said...

最近天妃的部落格总是有这样一个没礼貌的波屎,目无尊长还出口成脏,真是没有家教,kurang ajar.就算要纠正也不需要用这样的文字,污辱了博士两个字。

Anonymous said...

你自己看好自己那张嘴。你的嘴也并不干净。据说他是研究心理学的,也有人说他是一个茅山法师,发展商看见他有如见到鬼。最近有一个发展商被他替3个购屋者搞掉整百千。

假如他是一个研究心理学的,你们就被他当成白老鼠了。他故意弄你们表达你们的内心给他看。

Anonymous said...

你还喂他

Anonymous said...

别说说到这样厉害,那个假博士有多少斤两我们都知道。。。80年代在马华很活跃一下的,当初搞风搞雨的没有人欣赏,现在要搏出位到处写无聊兼没有内涵的文章,整个昔加末应该都很多人认识一下,可惜是认识也很讨厌的那种。。。当初还跟自己的女儿一起考spm马来文的会有多少斤两??别说敦,连博士都没有!!!当初很喜欢穿部长装可惜没有人肯承认你这个部长,你这他妈的还说什么心理学?我呸!!老uncle以为自己很厉害?头发长长,满脸胡须。女儿都已经20几岁了还为老不尊。

Anonymous said...

上面的朋友,你好像很讨厌敦符国荣博士。为什么 ?。

即使你是符博士的邻居,也未必能了解他。你说他有长胡须长头发和老了还去考试是老不尊。那么孔子也有胡须长头发,孔子也是老不尊吗 ?。那几位马来作家留到满脸胡须长头发像野人也是老不尊吗 ?。那些回教党的元老个个都是满脸胡须,也是老不尊吗 ?。那些没留胡须长发的人就是值尊吗?我看未必吧。你看看那些干坏事被登在报上的有几个是留胡须长发的呢 ?

他上了年纪跑去考试。你用脑想一想,就算他没有文凭,那把年纪还需要文凭吗 ?

我的朋友很好奇问他。原来全国不是他一个上了年纪的同一年去参加考试,总共有20个离开学校最少20年的参加。他们是要调查我国的考试水准。他是最大年纪的。参考的人不可以去补习。

他已经40年没做学校的算术,也忘了怎么样用那本Log book。但是,他居然算术也考及格。他不是只考马来文,是全科。

他的英文和马来文考到顶呱呱是因为他长期有用,40年没有做学校的算术能考及格。大家说说看,我国的教育水准可怜不可怜 ?

他告诉我的朋友,他们当年要考到一个A都难,今天考到几个A满街是。结果,他们便去参加考试,看看今天的水准如何。原来是这么差。40年没做算术也能考及格。他说,大概是15分就及格吧。即使15分就及格,为何还有那么多学生的算术不及格。请问这位朋友,你的算术考到如何 ?

他利害不利害是很抽像的讲法。他对某方面可能利害,对某些事就可能不利害。我和他只是皮面之交,我知道他不爱金钱和地位。不然,当年他是拿督李三春部长和州行政议员拿督陈炳坤的昔加末秘书兼私人代表,又是马华区会的秘书。你说说看,他有机会吗 ?

他最讨厌的就是“骗人”。怪不的谁请他找发展商的麻烦,那个发展商必有麻烦。发展商有无偷工减料他一查就知道。原来几乎所有的人,包括我,根本不知道他当过画图师,更不知道他是一个估价师。这是去年才知道。

因为我有一个卖鱼的朋友和他的股东很不满发展商,便找他帮忙。发展商每人获得12千。还有一个我不认识的北干也美人,发展商赔了50多千。

你可以不用相信我讲的。我那卖鱼的朋友叫Ah Leong电话是 013-7602872.你不防打个电话问他“听说发展商赔了一条钱给你,是谁帮忙弄到的呀。我也想找他帮忙”。

我还要告诉你,我哥哥假如没有他,就由公民永远变成了非公民。找马华的国州议员办了几年无法弄回公民权和报生纸,他三言两语就点破错处。你说他的社会知识到了什么程度 ?这些知识是没有地方可学的。

我和朋友在大马论坛见到他讲,有难题可以问他。我的朋友以为他是打广告赚钱。原来是免费告诉你怎么样解结问题。没讲要你的钱。

我的朋友问他,免费替人家解结问题没收费作来干吗 ?他说是“学习”。原来人不可能样样都懂,他懂的告诉你。你问到他不懂的他会去懂便学到了。他告诉人家,这们功夫是陈修信的政治秘书吕鸿元教的。

不过,你要小心。不要在他面前讲你没读多少书不懂啦。男子,他会回问一句很特别的话“你结婚那晚是那里读的,怎又样样会 ?”。他自言自语有乌鸦语,网上骂人有乌鸦字。

看不惯的人以为他讲粗口。原来他在研就人对问题的反应。

你们说,他是一个什么人 ?他实在与众不同。

朋友,你了解他多少就讲的那么多。几天前我才听说他几年前晚上驾他的老爷车到马六甲读法律。这个人真的很怪。没人知道真正的他。

他的知识已经超越了博士。我哥哥的公民权问题找过马华的国州议员和他们的博士又怎么样 ?办了几年。他三言两语就点破错处在那里。你说他是博士的博士吗 ?

朋友,你能像他那样,我也称你做博士。

人不可貌相呀 !

Anonymous said...

楼上的,我没说过他有长胡须长头发和老了就是为老不尊,请看清楚!不是我要现身说他,他有多厉害,自知之明啦不需要我多讲,免得他在这班年青人面前没有脸,你说当年他是拿督李三春部长和州行政议员拿督陈炳坤的昔加末秘书兼私人代表,又是马华区会的秘书??哇,好长哦,那么可以问问现在为什么没有这些职位?你别告诉我他自己辞职,我都知道的,不想说出来而已,别逼我哦!到时我会搬出当时的最高元首,除了马华,人家也在行动党有过党职,不过后来也是没有了。。。为什么叻?以前还没科技发达的时候,人家可是自己写稿骂人到处派的哦,敦符国荣博士不是今年才有的,我看过很多遍了。你不需要称呼我为博士,我粗人一位担当不起博士这名称,只是他在这群孩子面前何必做得那么过分破口大骂?是否要让这些孩子们学他那样写句子才叫有才华?这么老了,这无名火是不是该收敛一些?再说,如果他要教导人家也可以用一些有利的证据纠正他们的说法,也可以利用正当的文采让他们学习学习,不需要一开始就无知啦,白痴啦,疯子的,又是问候人家的母亲又是令棍令棍的。

Anonymous said...

上面的朋友,那个讲“老不尊”的人根本不懂“老不尊”的意思。他不懂是很难怪他的。因为他不懂的事太多了。为了让他这个粗人了解啥是“老不尊”。他看了下面的解释就懂了。

哪!你他妈的粗人听着。老不尊是,比如你的公公人老心不老,见到你娘还相当,每天色眼迷迷的看你娘的大腿。他为了摸你娘的手,便叫你娘拿小样的东西给他,他就连你娘的手也抓着。你娘还以为他老眼昏花抓错她的手。这样的几次后,你娘发现你的公公对她有猫猫之想,心里骂道“死老不尊”。了解了吗?

你他妈知道令伯什么的,可以统统向天下人报告一下,让天下人知道知道令伯是谁。这不是迫你他妈粗人讲,是请你这个他妈的粗人讲。

即使你要说令伯强奸过你的娘,你的老婆,你的姐妹都可以啦。你也可以去报案,也顺便图文并茂上报。

再提醒你,令伯不是迫你讲出令伯的任何历史,你也可以专选坏的讲。我是请你讲出来让天下人知道令伯是多么的怀。

人家蔡CD的妖精打架片一面市后就步步高升,高高在上,当了马华总会长。他妈的,令伯就是没有这种CD片,不然,哼哼,当个副首相应该也“吊吊有鱼”。

哪!请你快讲令伯过去的一切你能找到证据的臭历史。

你看令伯敦符国荣博士慷不慷慨 ?

Anonymous said...

你放心,我不会跟你这种为老不尊的老顽童吵,因为你是有病的,幻想症是医不好的,再跟你吵下去只有拉低我的身份,你也不必假装一下子用你的名,一下用朋友的身份写,其实呀都是你一个人自导自演而已啦,你根本都是没有人喜欢的还假装很有名气,看看你自己的女儿就好啦,别人问她符国荣是谁她都不敢承认,还以为自己很厉害,这么久都没有人提名你受封,你应该自知之明了,当初眼红人家竟敢冒人家的签名寄信给最高元首,说要取消授勋,这么大件事让马华在24小时里面马上把你给开除,还说自己有多伟大?这种事情都做得出来了,你还有什么事情做不出来?自己很正直吗?要帮人家出头吗?老子说你一条毛都没有,我需要你的慷慨?不用了,拿去施舍给你的女儿吧,她比较需要。要讲你,讲到天亮都讲不完啦,你是一个到哪里有没有人欢迎的蓝桥,要不自己公诸于世为什么你也会被行动党开除呢,segamat很小而已,你的臭屁史全世界都知道啦,欢迎你?喜欢你?先看你的家人有没有欢迎你先,这里是没有人会欢迎你的。

Anonymous said...

你在写些什么本老子是不会再回复你的了,一个当初到现在的神经病患者,曾经住过tampoi精神病院的,到现在都有余症的,当时候都不知道那位医生为什么要把你放出来,还说你已经康复了。唉,病人是会有康复的一天的,只是会不完全的康复而已。我都说别逼我说出来了,我不会看不起神经病患者,当初想让这班年青人尊重你才决定不说出来吓坏他们。这里的人都没有什么敢靠近你的,因为很怕你突然之间又发脾气对着空气乱乱骂,指手画脚的,还记得吗,你当初就因为这样子而让人家报警,你才被送进神经病院的。

Anonymous said...

你那个时候手上还拿着不懂什么乱丢一场,结果丢到一个男孩子的头流血,那张嘴巴乱乱讲乱乱骂都不动在骂什么,还要搞到5,6个警察才捉得著你,但是后来放出来后看你又没什么事的还以为你已经康复了,还会写稿了,是很奇怪为什么你可以写得出来,每个人传来传去,我也看过,不错哦,还真的写得出来哦,后来又有人说你当时只不过受不了刺激,一时间发狂而已,又有人说你给鬼上身可是又有人说你是吃药吃好的,都不动要相信哪个版本.不过后来大家的总结还是离你远一点,最近这几年看你真得很正常一下只不过时常在骂人而已,时间一久人家就忘记了,还以为没有人知道你的病,还要逼我说出来,老子年龄跟你差不远而已.老子要讲出来就讲出来和必要怕你这个令伯?

Anonymous said...

楼上讲“老不尊”的,原来你就是那只乌龟公呀!

你以为没名没姓把头缩在乌龟壳里人家就认不出你是那一只乌龟啦。

你上大马论坛http://www.malaysia-chinese.com看那篇“昔加末一个人为了得到代理权叫老婆去陪总代理睡觉”。

令伯警告你。假如最近患心脏病,千万别看。

哈哈哈哈。

你的令伯敦符国荣博士上
2011年9月20日下午2.15分

Anonymous said...

楼上的乌龟公。你拼命的写我吧。你的离婚老婆会替你contra一切的。


你的令伯敦符国荣博士

Anonymous said...

天妃,你的日期怎会不同我的。会不会我真的神经了呢。你查一查可以吗。

谢谢。

敦符国荣博士上

天妃 said...

大家:
我真心的希望,那些无关课题的纷争可以告一段落了...这样骂来骂去到底何时才到头啊?

敦符国荣博士:
其实...我知道我的日期错误了很久,问题是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的日期会不同...我不知道要去哪里调回去~

Anonymous said...

天妃,你别担心啦。我要教顺的这个昔加末人的文章不会贴到这里,我会请他到大马论坛看。

日期能改就改,不能改就罢。我的长篇论文本身是有日期的。

Anonymous said...

寄语:-

楼上讲“老不尊”的,原来你就是那只乌龟公呀!

你以为没名没姓把头缩在乌龟壳里人家就认不出你是那一只乌龟啦。

你上大马论坛http://www.malaysia-chinese.com看那篇“昔加末一个人为了得到代理权叫老婆去陪总代理睡觉”。

你必须每天上大马论坛看。看看你的那张乌龟脸。还有2篇。明天应改会有第2篇。

令伯警告你。假如最近患心脏病,千万别看。

你别以为把头缩进乌龟壳里就没问题啦。你这几天去昔市你常到的咖啡店看看。看看他们看你的眼神是怎么样的。

哈哈哈哈。

你的令伯敦符国荣博士上
2011年9月22日下午2点正

Anonymous said...

==!我的天呀,会上网的人都知道,不管网上的人用了什么字眼。。看得人只挑自己喜欢的copy&paste,错字粗话有谁会介意?介意的话。。你他爸的关你的鸵鸟眼没人叫你看。。老娘我不斯文的。。我绝对会去看〉〉叫老婆去陪总代理睡觉。。

Anonymous said...

我来了,我是符国荣的女儿,听很多人讲有人欺负我daddy,就来看了,哪里知道从头到尾都没看见DADDY被欺负,我很欣赏我DADDY的文笔的,DADDY要用什么字眼我不介意的,重点是内容。我绝对支持daddy,什么人问过我那句:符国荣是谁?只有人问:符国荣是你爸爸?。。应该是您老问错别家的女儿了!什么家人欢迎不欢迎?我们全家大小一路来都支持daddy做的任何事,说的任何话。你该不会是把家人对你做的事,幻想别人也是酱吧??可悲咧!
最后,您老要依时吃饱了吃药,乱吠的狗就是吃不饱。
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