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ugust 1, 2011

与朋友的政治电话粥

刚刚跟朋友聊天,朋友问说:“以国阵现在的势力,是不是无论我们怎样支持民联,都不会扭转到局势?是不是无论如何他们都有办法来阴的?”
我说:“是啊。”
她问:“那我们为什么还要支持民联呢?反正怎样做都没有用,我们的票都不能代表我们说话。”
我说:“那要看你所谓的‘无论怎样支持’到底是到什么程度了。如果你的‘无论怎样支持’只是在大选时投一张票给民联,那根本是minimum的支持,而不是maximum的支持,那就不能称为‘无论怎样支持’了。”
她问:“maximum的支持是怎样?要做什么?”
我说:“首先我要先说我不是民联的支持者,但我是反国阵的。以目前的形式看来,只有二选一的路可以走,所以我只好被归类为‘民联支持者’。事实上是不是支持者还是有差别的,因为我不喜欢出席民联的活动,我比较喜欢出席反国阵的活动。所谓maximum的支持,有太多东西可以做了,比如出席之前的净选盟游行,还有努力研究所有国阵推出的政策,并从中分析他们背后的议程,收集证据、公诸于世,最重要的还是把这些资讯散播到乡区。”
她问:“有没有一些普通人可以做的?”
我说:“这些就是普通人应该做的。如果你只是想平时骂骂国阵,投票时投民联就是对民主制度‘最大的支持’,那也未免太懒了。”
她问:“我有朋友说,他是讨厌纳吉,可是他也不喜欢安华,怎么办?”
我说:“你朋友有没有把政治想得太简单了?纳吉代表整个国阵吗?同样的道理,安华代表整个民联吗?我们讨厌的,究竟是个人,还是个人背后所代表的整个政党、整个系统?我投票给民联,不代表我喜欢安华,甚至不代表我喜欢民联,那张票的背后真正的代表只是——我不要国阵再在位置上了!”
她问:“很多人说大选如果不公平,308后民联就不会拿到那么多州政权。如果国阵真的可以操纵选票,那为什么会把雪兰莪和霹雳输掉然后又拼命要使手段抢回来?”
我说:“我觉得308也许是国阵失算,但也许根本就是他们顺水推舟。本来反风就很盛,如果他们还是维持放弃一两个州政权而已的话,可能人民会造反,另一个原因可能是,当时巫统根本就是有意把阿都拉拉下马,308正好给了一个大好机会逼宫。”
她问:“你觉得大选会落在什么时候?”
我说:“我觉得今年一定不会大选。”
她问:“可是我听说慕尤丁想夺权,如果他不趁着现在纳吉声望跌到谷底的时候逼宫,等纳吉回过气来说不定就逼宫不成了。”
我说:“以我非常粗浅的见解,我觉得慕尤丁一定会等生物识别系统完成并确定能够使用和操纵,巫统有了万全准备,他才会逼宫。现在生物识别系统都还没解决,还有那么多外劳还没漂白、那么多假资料还没有输入,他贸贸然逼宫,说不定整座江山都被逼掉。他应该没那么蠢,加上纳吉的蠢话又不是一天两天失心疯才说出来的,他不会忽然聪明起来的,来日方长。”
其实还聊了很多,但我记得重要的就只有这些了。我的分析还很浅白,因为阅读不够多…希望大家多多提点,互相进步~

3 comments:

冷眼热血 said...

“如果投票不公平,民联怎么还能赢得一些议席,甚至夺下几个州政权?”这是国贼反人民阵线很喜欢用的狡辩,但是只能蒙骗无知愚民。

其实事实很简单,肮脏手段的效果不管有多大,还是有一定限度的。一旦反对票数太大,国贼反人民阵线就无法扭转局面了。

民联要赢得一个议席,可能需要6成以上的支持度(不是名义选票),国阵只需不到4成。

风语者 said...

This article is very well written: 马来西亚与台湾民主http://www.malaysiakini.com/letters/171728

反国政不是因为讨厌任何人,只是要让这些政棍知道,人民才是老板。同样的民联要是做的不好,我们也是反民联的!

台湾是个好例子,国民党做的不好,被陈水扁代替。但是阿扁行为不好,一样被拉下马,还被送进牢里。阿扁执政的时候,给机会国民党反省和改过。

所以有两股相当的政治势力,对人民是有利的。至少执政党不敢只手遮天。好像那鸡先在酱,有点走火入魔了,毕竟国政执政太久了,它们已经以为自己是神了!

Anonymous said...

Very well written article.Regarding why Pakatan only captured 5 states, from what I gathered the views from reading the postings on website, Pakatan should had won the election in 2008 if the election were held fairly.The best example is today Malaysiakini reporting that a PR was registted as the voter but 4 hours later ,this voter was granted citiz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