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August 21, 2011

外劳漂白之我见

很老土的标题,但的确是这次我想探讨的话题。
外劳漂白成选民事件闹得纷纷扰扰,很多人担心外劳涌入我国会造成社会治安问题、人口问题、卫生问题等等。这些都不是我想讨论的,因为我觉得那是带有一种非常歧视的成分的。
让我们试试设身处地地想想。马来西亚的外劳,以印尼人居多,就像新加坡的外劳,以马来西亚人居多。如果有一天,新加坡为了维护政权,愿意把我们漂白成他们的合法居民——我们在拥有新加坡国籍的时候,也不需要放弃自己的国籍,那我们会不会很愿意?
我相信大部分人是愿意的。但我们会不会效忠于他们的国家?或者颁发身份证给我们的政府,在我们已经得到身份证的时候?
这个留给大家想想。
部分华人会有一种想法,觉得印尼人来到马来西亚,如果经过漂白其实就和马来人差不多,所以土权没反对这个漂白计划。我不知道马来朋友是怎样想的,但把角色换一换:为了马华的选票,政府漂白的外劳对象是中国人——请问大家认为,中国人与我们一样吗?
也许我实在缺乏种族优越感,我不认为同样的种族就是一样的——而我也相信许多马来人不屑与印尼人相提并论。或者,印尼人也不认为他们是马来人。
以捍卫土著权利为名的土权到现在都没有反对这个计划,其实是很危险的。他们不会反对的其中一个原因当然是他们不过就是国阵的那几只土狗,但以依不拉欣阿里的种族理念,印尼人大量涌入的确是与其相左的——除非他也天真的认为印尼人会以为自己是马来人,或马来人会接纳印尼人成为马来人。
最后就会演变成,印尼人成为我国其中一个种族,而他们也会有捍卫自己种族权益的印尼版土权……哈哈,届时我国政治就会更加热闹了。
所以,别以为外劳入侵,马来人会默许——也许他们才是最反对的一群。

6 comments:

安东尼老爷 said...

总而言之,能够成为新加波公民是一件非常美妙的事。
到时我去中国,可以很嚣张的对中国妹大声说我是新加波人。不用再骗她们了。

Anonymous said...

别把大马公民权与新加坡公民权比较。
大马,印尼--〉发展中国家
新加坡--〉第一世界国家

当放弃大马公民权而想申请,你(由其是华裔)认为容易拿到吗?
当放弃印尼公民权而想申请,你认为容易拿到吗?

想想 。。。 想想 。。。

Kok Wei. Yip said...

I agree with you. It's not easy to deserve a citizenship at other country indeed. The stupid idiot "6P" project at Malaysia (As what mentioned at above statement), prior to approve and let low skill workers be a citizen. They only can nominate BN to be next government, as what BN order them to do so. What less they will be besides of it? Nothing.... Meanwhile, the economy, quality, productivity of country will be collapsed in slowly due to them, because the rate of low skill worker is higher than professional skill worker. We could be "export" become other country maid in one day when the day is coming.

天妃 said...

无名氏:
据我所知,印尼是承认双重国籍的,我给的例子的意思是:不需要放弃大马国籍而获得新加坡国籍与不需要放弃印尼国籍而获得大马国籍是一样的。
虽然新加坡与马来西亚的距离的确比印尼与马来西亚的距离大,但这不是我要说的重点,难道说,第一世界的国家的国籍你得到的话就没问题,印尼人得到我国的国籍就有问题吗?这是双重标准。
我要讨论的重点是,当你持有双重国籍的时候,一个是你的原生国家,一个是你方便淘金的国家,你会效忠哪一个国家?我提出这个问题,是因为我不觉得印尼人会效忠我们的国家或国阵——当然,为了获得公民权,他们肯定会在这届大选投国阵一票,但之后呢?我的推测是,他们也会为自己的族群谋福利,到最后就会变成一个马来西亚里新的民族,来捍卫自己的权益,所以我们的国家政局就越来越“热闹”了。

Anonymous said...

发表个可能与文章关联不太大的意见。

目前我们所认知的Malay以及bumiputera,其实也是延续殖民者的那套作业方式建构出来的。举个例子,在人口调查时,把马来人与其他移入马来亚的印尼人(比如jawa)归类为同个种类,叫做malay,久而久之malay identity就被建构出来。当然过程是复杂的。

回到你的文章,印尼人归化为马来西亚公民,自然也有可能/或已经如此被归类为土著。见国家宪法,何谓马来人,三个条件他们都具备了。当然各州属在关于马来保留地的法律上对马来人的定义还加上了血统一个要求。无论如何,我认为“印尼族”是不会出现的,他们进入马来西亚得到公民权后,会迅速地同化入马来社会中。

关于从后殖民视角分析malay identity的文章,可以看shamsul amri baharuddin;另,也可看anthony reid的文章。

另一个无名

诗雯。Sullivan said...

我不知道当印尼人来到大马会怎么看待大马,不过祖国终归是祖国,就算有天我得到中国户籍,我的心还是向着大马。
除非,你说这些移进来的印尼籍土著会因为大马给了他这个恩惠,然后效忠大马,这种‘二五仔’的忠心,天地可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