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ugust 9, 2011

我不是拒绝外劳,我是拒绝国阵!

假设今天美国执政党面临政治危机,于是展开了一场“外劳漂白行动”,所有在美国工作的外劳,不管合法的非法的都可以成为美国公民——条件是必须投执政党一票以确保他们继续执政,我想我们身边很多人都会趋之若鹜,很可能就算不是在美国当外劳的都会想尽办法到美国去。
最近观察网上的舆论,生物识别系统将外劳漂白成选民无疑引起了公愤,但有部分网民的观点是:“以后我们的孩子就会和孟加拉人、缅甸人、印尼人、尼泊尔人…一起生活了!”因为不愿意外劳成为我们的国民,而反对生物识别系统。如果今天政府漂白的外劳是美国人、英国人、法国人、德国人、纽西兰人、爱尔兰人…那又怎样呢?把句子换一换:“以后我们的孩子就会和美国人、英国人、法国人、德国人、纽西兰人、爱尔兰人……一起生活了!”感觉好像很不错哦?
这根本就是种族歧视嘛!老实说,我是不在乎和什么背景的人一起生活,毕竟很久以前我的祖先也是来自外国的、我的马来朋友的祖先也是来自外国的、我的印度朋友的祖先也是来自外国的。“外劳漂白计划”的最根本问题,从来就不是那些走捷径成为公民的外劳——而是提供捷径的执政党!
所以指责的目标别搞错了,我不是拒绝跟外国人一起生活——无论他原是来自哪里,我是拒绝执政党使用这种方式来继续获得政权!以这种下三滥的方式捞取选票,是非法的!是犯法的!是不可原谅的!
杜绝执政党下三滥的欺骗手法,向生物识别系统大大声地说:“去死啦!!!”

2 comments:

Shin2 said...

说实在的,我想像不到“生物识别系统”可以怎样帮助理清选举的问题(这是国阵的说法),也想像不到“生物识别系统”会怎样破坏民主选举或让国阵更容易非法性取得选票(这是民联的说法)。
我只是疑惑,原本可以很简单的画选票(如果来得及可以使用“不落色墨水”那当然更好)投票,为什么要那么复杂化?通常,复杂化了的东西在马来西亚就是滥权和贿赂的开端...唉~ (>~<)...

安东尼老爷 said...

每次看完你写的博文,心里真的非常钦佩你这个女子。
你真的是才华出众,和别的女孩子不同。

我觉得要是我国的外劳是从日本,韩国,香港,台湾或是中国来的,多好。我喜欢和这些国家的女子生活在一起。希望政府能够快一点漂白她们,使她们成为选民吧。
这样,我们这里的老人就不会那么的空虚寂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