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December 29, 2011

巫青公开承认:我们是流氓!


一直以来,我们以各种侮辱性的字眼辱骂巫统,虽然那些侮辱性的字眼差不多就是那些被我们骂的人的同义词,但被人骂的人当然不会承认。今天,我们终于见证了有史以来最诚实的巫统党员——那就是槟城的巫青团!因为他们说:“要知道,你不要跟我们耍流氓,你要(耍流氓)的话,我们也是流氓。”
多么自豪,多么大义凌然!今天,他们重新诠释了“流氓”这个职业的代表价值——身为流氓,是一件多么值得光荣的事情啊!下次我们在街上遇到流氓骚扰的话,就这么对他们说吧:“你不要跟我们耍流氓,你要(耍流氓)的话,我也是流氓!”那些小混混要么吓得屁滚尿流,要么他乡遇故知地牵着你的手话家常兼请你吃饭看戏宵夜直落,多么豪迈的一句话!
此外,经过很久之前的星洲女记者被内安法令“保护”的案件之后,我们今天也重新认识了“照顾”这个词的意思。原来“nampak Adam, ambil dia dulu”这句话的意思,并不是要抓住他,而是要“照顾”他、“疼爱”他,巫青团实在是把我们华人“打是疼、骂是爱”这句话发挥得淋漓尽致。下次,如果诸君有时外出,要求邻居代为看顾孩子时,如果邻居说:“你放心,我会好好照顾你的孩子。”那你要小心了,最好还是把孩子带在身边吧,难保邻居会如何“照顾”你的孩子。
词汇有分成“褒义词”、“贬义词”和“中性词”三种情感色彩。以往的我在教导学生时,对这个词汇情感色彩总是轻描淡写地带过,因为这个单元实在是太容易了,但是,经过了我国那些以流氓自居并感到光荣的政棍颠倒之后,看来这个单元我还是直接跳过不教的好,因为我实在是不太能肯定某些词汇的情感色彩了。

2 comments:

jb said...

何止是流氓!简直就是饭桶!

i am mood in fucker government said...

詞窮就用最白痴的方法:爭住去認,不用遮蔽的!笨又懶,就是這些猩球人,死路一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