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October 29, 2011

Resign lah!so what?

柔佛苏丹说警告由他出任校长的敦胡先翁大学学生远离“非法集会”,以免丢了他以及大学的脸。
他说,大学生应该对自己有机会进入大学就读而感恩,不应该参与反政府的活动。
他又说,如果这些大学生被证实参与反政府的非法集会,他会选择辞职——免得被这些“不听话”的学生丢了他的脸。
我一向不喜欢柔佛苏丹,看到他我又会不禁联想到《喜剧之王》里那个八两金饰演的角色。

这个角色真是……又丑、又蠢、又令人讨厌,虽然有很多钱,但是令人避之唯恐不及。
针对他说出的以上那一番话,我只有几个看法:
1. 他说学生应该感恩。我们读了十几年的书,考了难到半死的试(我是考STPM进大学的,听说,STPM是世界上公认最难考的考试之一),好不容易进到大学还要是花自己的钱读的,一毕业就背负几十千的债务(我还好,读的是文科,“只”负债20多千,读理科那些,负债更多),他居然说我们应该“感恩”?感哪方面的恩?难道我们国家其实根本不应该有大学?没有义务栽培人民成为大学生?这大学学府是政府送给我们的“恩赐”?
2. 他说大学生不应该参与反政府活动。我说这苏丹不是没权参于政治的吗?他现在公然反对学生表达自己的政治立场,算什么?他凭什么阻止学生表达政治立场?学生是没有权利表达自己的政治立场是吗?那干脆点,让我们像那些被漂白的外劳(也许现在应该改口称他们为“同胞”了!)一样,宣誓效忠国阵才能进入大学深造,岂不快哉?
3. 最后他说,如果学生被证实参与反政府活动,他会辞职。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辞职就辞职啊!他以为谁会稀罕?他以为他是柯嘉逊博士?有一大票爱戴他的学生?我敢打赌,他所任职的那所大学,超过一半的人不知道他是谁,也不知道校长是谁!走就走啊!最好现在就走!省下一大笔被白白A去的津贴!
不过,此事也说明了当权者如何惧怕大学生的力量。七十年代的大学生活动频繁,甚至是整个社会的领头羊,导致《大专法令》的出现,以钳制大学生并巩固当权者的地位。匆匆五十年过去了,沉睡的大学生如今又有苏醒的症状,难怪当权者心惊胆战——要是这样的状况持续下去,不难预测大学生将会面对更严峻的考验和打压,希望这一次,我们将会越战越勇,直到把暴政推翻为止!
Btw,真心的说一句:“柔佛苏丹,你要辞职的话,其实真的没关系的,请自便。”

20 comments:

james said...

siewki, 如果你是johor 子民, 你这么说也许可能会被逐出州喔。。。

温馨提醒。

天妃 said...

我不是,所以我才这么说~~哈哈哈哈哈哈~(而且我一点也不稀罕去那个没被抢过就不是本地人的城市)

卖博士 字:孔明 said...

他一句“如果有学生参与,我会辞职。。。。”,

便会有很多“狗队”出动去做狗,确保“没有”学生敢参与。。。
威逼利诱,无所不用其极啊。。。。

Anonymous said...

我国西马没人,包刮苏丹可以赶谁出境。因为我们的法律说马来西亚公民有权选择在那里住。东马最多能不给西马人入境,也没有权把东马人赶离故乡。

自从西马各州的苏丹和统治者在1948年的马来亚联合邦协议下签了名字,便无权说你不能在我的州住。因为各州同意参加了马来亚联合邦。要赶谁出柔佛。可以,先宣布退出马来西亚。

安东尼老爷 said...

苏丹和统治者,万万得罪不得。因为老爷胆小,不予置评。
对了,别写涉及苏丹和统治者的事情,不要找麻烦。
我们不如谈谈许子根会否来槟城竞选的事,这样的话题比较安全些。

jb said...

讲都不可以吗?难道番薯国是独裁统治国啊!!!

Anonymous said...

安东泥老弟,你是正种的中国汉人。因为汉人是最怕事和怕死的人种。

看来你还是在家和孙崽玩game啦。

天妃 said...

安爷爷:
我在我的部落格写我想写的东西,如果你怕,你可以不留言的。别再建议我写什么别的课题了,如果我有兴趣,我会写的。更何况,我已经讲了无数次,我不想写马华民政蔡细历许子根——他们根本就不重要!如果你想看关于他们的评论,那你可以去别人的部落格看,我相信评论他们的也不少。如果别人也没写,可是你又想发表言论,别忘记你自己也有部落格的。谢谢。

无名氏:
请别随便侮辱一个民族,汉人不是天生怕事的,我们的DNA不是与生俱来就有“怕事怕死”的成分存在——我是汉人,但我不是中国人,民族和国籍之间,是可以分清楚的。

i am mood in fucker government said...

放心吧!你又不是黃明志,國陣狗日還不得空找話題,如果它們找你的麻煩,那就可以做明部落客了,哈哈!

安东尼老爷 said...

你们年轻人有年轻人的看法,本老爷认输了。

说真的,本老爷很喜欢看天妃写的文章。她实在很会写,也敢写和揶揄政治人物。所以天妃的每个博文,本老爷都不会放过阅读呢。

对了,有时读了她的文章,我还会忍不住笑起来。别误会我的意思,因为有时她的用语也顶幽默的。

毕竟本老爷68岁了,棺材味越来越胧,每天给我笑笑一下不可以吗?

馬蓋東西 said...

如今腐政已經聽到了人民憤怒的聲音。 但為了能夠繼續的執政各種手段將會無所不用其極的來保護他們的政權﹐正如副首相幕尤丁最近有說這一次的大選將是歷來最艱辛的一次。
不成功則成仁。

路人甲乙丙丁 said...

苏丹也蛮可怜的,他们以往的权力都被削到所剩无几,为了仅存的宫廷利益而明知国家和人民的血和骨都被那即将亡国的政府鲸吞也不敢仗义救这个已经水深火热的国家!

一个高高在上的统治者,既然搞到和安老爷平起平坐。。

常不轻@一心法华 said...

小厹无收入,其众附属眷,阿里巴巴式,私囊各工程,与污桶同污,每每各工程,皆是超越支,拖拖里完工,或虚费停工,曾几何时兮,诉胆等眷属,对ATM污桶,鉴明御善言,腐败催民变,千古之定义。

Anonymous said...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你知道其意思吗?

这是中国人的优秀文化精华来的咧。你是汉人的后代吗?

是就静静,别骂人家贪污等等。

天妃 said...

无名氏:
看来你是看不懂我的意思,国籍和民族根本就是两回事。我是汉人,这是毋庸置疑的,也许你不是,但你现在用着的正是“汉语”,汉人的语言。不是只有汉人(或你口中的中国人)才会贪污。我是汉人的话为什么不可以骂别人贪污?你这是什么逻辑?

Anonymous said...

我想问一下搂上的朋友,所谓的苏丹,难听一点就是注米大虫…对国家真的那么重要吗?

路人甲乙丙丁 said...

楼上的,苏丹和统治者们在君主立宪的国家虽然没有政治实权,但我们有权选择尊敬也有权在不平时则鸣,现今我们的国家状况的始作甬者是执政当局,至于所谓的主蛀米大虫,那则见仁见智了。。就如有些人对长者及幼者的敬爱,也有些人当他们为蛀米大虫!

Anonymous said...

天妃呀!汉人都那样承认了。你是汉人吗?是就静静,不是可开口。

路人呀!苏丹和统治者在1948年的马来亚联合邦协议上签了名,同意退出政治。只要他们不干政的一天,我们应该尊敬他们一天。只要他们干政,你有了选择尊敬他们或不尊敬的权利。你自己看着办吧。

天妃 said...

楼上的无名氏:
第一点,我不知道你为什么看了我这么多的回复都搞不清楚,我已经再三强调了,我是汉人——“汉”是一个民族的名字,当然在马来西亚我们比较熟悉的称呼是“华人”。
第二点,我不明白你的逻辑,为什么是汉人就不可以批评贪污滥权?如果你也是汉人的话,这样子侮辱自己有什么好处?如果你不是,那请你别侮辱别人的民族,侮辱别人并不会令你变得高尚。
第三点,苏丹和统治者不干政是他们的事,我只尊重值得尊重的人。值得尊重的人是指那些为国家、为别人付出过的人,苏丹和统治者究竟是有为国家作出什么贡献,抑或是蛀米大虫、卖国叛教,大家心里有个谱。
第四点,我希望每个留言的人,都可以留下一个名字或代号,不只是让人容易称呼,也代表你不是一个没担当、敢写不敢留名的缩头乌龟。
谢谢。
p.s.:希望侮辱汉人(或其他种族)的言论到此为止,以后再出现,恕我删无赦。

Anonymous said...

天妃:很欣赏你的文章,一针见血…借此谢谢甲乙丙纠正错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