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October 17, 2011

请枪手的内政部长

我有一点不明白。
通常大学毕业前,都需要写一份毕业论文或final year project。我毕业前就写了一份,研究关于流行歌曲的歌词内容和社会变迁的关系。如果你问我论文的内容大意的话,虽然没办法把整份论文背诵出来,但讲解一些大概是没问题的。
如果有一个毕业生,当你问到他的毕业论文写些什么的时候,他说:“我没办法答你,要等我看过了论文才能说。”你会不会怀疑(甚至肯定),那份论文完全不是出自于他的手笔?
希山慕丁为我们做了一个很好的示范。他在日前的国会书面报告回答中说了没有证据显示有人企图建立基督国,所以此事就此了结。没想到当记者询问时,他居然说:“我看了有关答案后再回应你,因为我们每天都有很多答案都不是经口头回答的,有些答案是书面回答。”
我知道回答有分口头和书面,但难道形式上的分别会影响答案的内容?难道书面的答案不是来自希山本人?难道堂堂一个月入过万的内政部长,回答问题居然请枪手???请枪手就算了,自己居然不知道答案?要看过枪手写的答案才知道?那现在到底谁才是内政部长?
更离谱的是,之前还信誓旦旦地说《前锋报》的报道有“一定的根据”,现在却又说“没有证据显示”,之前的“根据”去了哪里?被风吹走了?而且,如果其实根本没有所谓“根据”,那《前锋报》是不是意图颠覆我国的安宁、挑拨宗教之间的冲突?那就不是一封“训斥函”就可以了事的事了。
所以,希山慕丁应该为自己在还没掌握确凿证据之前胡乱发言而险些引起国家动荡、宗教矛盾的行为辞职负责,而“制造新闻”的《前锋报》也应该为此事公开道歉(最好就是自行退出媒体界啦)!
我们不止拥有抄袭判词的法官、抄袭设计的国产车、抄袭“1Israel”的“1Malaysia”,现在连内政部长对事件的决定和看法居然也要抄袭幕后枪手的书面回答!马来西亚,真的太厉害了!

5 comments:

安东尼老爷 said...

希山慕丁是内政部长,他是管警察的,最好不要去惹他比较好。
民政党大会,党主席和妇女组主席之间的故事,你可以写博文评论一下。
本来一开始妇女主席阿花呛声党主席阿根软弱无能,叫他快点下台谢罪。后来阿花发觉到很多党员一致支持阿根,她发觉情况不妙,马上走过去阿根的table ,礼貌的问候阿根,还和他说继续支持他做党主席。
我这个老人看了也莫名其妙。

天妃 said...

安老爷,民政党根本就是一个毫无作为,一点影响力都没有的政党,我实在是没什么兴趣想写。

jb said...

我们的官老爷总是后知后觉的。。。

安东尼老爷 said...

民政党主席阿根哥最近多灾多难,前几个星期为了追上纳吉哥的脚车以便护驾,而不幸和别人的脚车碰撞跌倒受伤。
昨天的民政党大会又给妇女组的主席阿花呛声说他软弱无能,叫他下台辞职,不然是会害死民政党的。

阿根哥不愧是一个博士,说阿花不是说他,因为阿花没有指名道姓。阿根果然是一位很有智慧的领袖。

馬蓋東西 said...

希沙慕汀可算的是屬於溫和一派﹐如果是上一任的赛哈密的話恐怕已經是"血滴子"滿天飛了。 總而言之不搞的你"雞飛狗跳"那就不是内政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