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October 14, 2011

谁说我国外劳都是出卖劳力的低级外劳?

在我国,说起“外劳”,大家几乎马上就会联想到茨厂街帮忙顾摊那些,或者家里的“kakak”,或者清道夫、建筑工人等等。也许也会想到印尼人、尼泊尔人、越南人、菲律宾人、缅甸人等等。总之,就是肤色偏暗、出卖劳力做那些我们不愿意做的低下工作的人。
有人说,我们的国家是最笨的国家,因为我们不但把自己的人才全都“送”出国了,还把大把大把只能以劳力赚取金钱的廉价劳工拼命地输入我国,甚至让他们轻易成为我国的公民(以换取他们手上的一票?)。
现在,我们国家终于得到平反了!谁说我国的外劳都是这些低级外劳?
你看,大批持有永久居民的外国人,齐聚在一起,是要做什么呢?是上课!上什么课?企业管理课程!
天妃不学无术,实在是不知道什么人才有资格或有需要上这种企业课程(至少我从来就没想过自己要上),但需要上这种课程的人,怎样也不会是大家口中的那种“廉价劳工”吧?难不成,现在聘请家庭女佣,还需要她出示“企业管理课程证书”、“工商管理文凭”、“食物科技研究证书”才能过关?
由此可见,能够得到我国永久居民证的外国人,都是精英中的精英、人才中的人才。虽然他们的外貌就像随处可见的工地劳工、家庭女佣,但他们怀有一颗力求上进的勤奋之心,甚至不惜千里迢迢地忍受几个小时的颠簸车程,只为了出席一项企业课程!
那个说自己是来领取身份证的外国人,事实上是说自己是来领取“课程证书”,而不是“身份证”,这绝对是写新闻的记者语言程度太低,听不懂外国人的高级英语而造成的笔误!不过我国政府大人有大量,就不跟小记者计较了,有空的话,请这位记者去出席多几项课程提升自己吧,要不然,外劳可要赶上我们咯~

3 comments:

i am mood in fucker government said...

外労升級課程:如何在新石器時代以物物交換,學習震天口號以換取山蕃變蕃薯的符咒,大喊屎桶千秋萬世。

馬蓋東西 said...

都說已經捅了個大漏子出來了有關當局還在那裡瞪眼說瞎話。
其實警方應該幫忙把這些“企业管理课程证书”找出來讓大家大開眼界一下證明馬來西亞是能的。不過這些证书如今應該是在空氣中氧化了﹐自然再也不會有任何的證據遺留下來給大家參考研究了。

victor highlander said...

真悲哀,你说马来西亚的人才外流严重吗?他们竟然找不到一个稍微有脑的人帮他们说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