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ne 29, 2011

寓言故事三之黄泥潮

话说番薯山最近因为由猴子党、山猪党和黑豹党组成的联合政府爆出一连串的丑闻,惹得民怨四起,于是趁着番薯山五年一度的大选即将来临之前,山内的大小动物们决定在辛卯年六月初九丑时半身染黄泥浆游行到政府最高山洞要求来届大选必须以公平和干净的方式进行。
由于此次黄泥潮已经不是第一次,在上次联合政府见证了过万只动物来势汹汹的盛况之后,这次它们决定采取非常手段来镇压这班不知好歹的暴民。一时之间,凡身染黄泥的动物、凡开口说到“黄泥……”的动物、凡意图靠近黄泥浆的动物,全都被山里的保卫队抓到保卫洞里盘问搜查。森林之王烂吉的老婆猴夜叉在日耗五千条香蕉电费的豪华独立洞里边享受着用一千条香蕉换回来的一日矿泉浴,边问烂吉:“我说烂吉,你为什么就不一次过用《森林内部安全法令》把那些该死的贱民全都活埋咧?这样做多麻烦啊!你真的很死蠢耶!”
烂吉讨好地跑到猴夜叉身边一面帮忙按摩,一面解释说:“我们下个月不是要到隔壁的大部咧店shopping吗?现在用《森安法》的话,出了什么事情就没办法好好血拼了啊,还是等回来后再埋他们不迟。”猴夜叉的肥肉太多了,烂吉按了好几下始终没按到她的肩膀,猴夜叉烦躁地推开烂吉:“没用的东西,滚一边去!这次你就准备好500万条香蕉带去大部咧店吧,不好好地逛个够,难消我郁闷之气!”
烂吉面有难色地说:“这几年你似乎越用越多了,大前年用了180万条香蕉、前年用了480万条、去年用了500万条,今年才过半年就已经用了540万条,现在还要再拿500万条,我怕……”话未说完,猴夜叉忽然从矿泉浴中站起来,水哇啦哇啦地往下掉,只见她杀气腾腾地往烂吉步步逼近,一根粗壮的手指压着烂吉的鼻子,大喝道:“谁叫你那发花痴又不长眼睛的笨女儿,被个野男人搞大了肚子,不得不结婚去,我需要花这么多香蕉吗?我花这么多钱不过是想让你女儿嫁得风光体面一些,反正钱又不是你的!你心痛什么?不够了就减津贴加赋税啊!谁敢说半句话就埋了他!我怎么有你这种没脑的丈夫!”
感受到生命受到威胁的烂吉连忙附和,好好安慰了夫人之后,就去会见保安队队长。
如果番薯山的动物们团结一致,要推翻这个烂政简直易如反掌,可惜山内老一辈的动物们经历过一次《除草行动》,当时山里实行戒严,动物们日日夜夜都听到山里传来反对派的哀嚎,内心的阴影一直到现在都还在,所以不敢贸然支持黄泥潮,有些甚至还奉劝自己的孩子“敬集会而远之”;而年轻的一辈虽然有不少热血青年,但更多的是只顾自个儿玩乐,不知道山里政治的幸福小孩,或以“不关我事、不想惹麻烦”的态度,拒绝了解并参与。幸运的是,这样的小动物比起以前少了,由于受到生活压力的压迫,关心番薯山的动物越来越多。
究竟在这样的情况下,番薯山是否真的能成功传达他们的心声呢?而山里的日子之后又会怎样呢?敬请期待。

2 comments:

冷眼热血 said...

天妃:第一次拜访你的部落格,觉得你的文章写得很好!只是不明白“棋迹”二字何解?
加油!

天妃 said...

谢谢~~感动~~“棋迹”借用“奇迹”,“棋”是我的名字啦,所以“棋迹”也可以说是“诗棋的痕迹”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