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rch 6, 2012

辩论与讨论之间


民间日益炙热的纳吉与安华双王辩论之火,终于烧着了纳吉的眉毛,昨日,纳吉少有的“带种”呛声说:“我愿意与任何讲理和关心国家未来的人士进行政治辩论!”
我想纳吉心里肯定是这样想的:“反对党都是不讲理、不关心国家未来的人,只要我这么说了,人民就会称赞我带种了,然后我也有借口把反对党抹黑为不讲理、不关心国家未来的人,那也就不用跟他们辩论了,真是一举三得!”
而正当他在沾沾自喜的时候,比他精明一百倍的河马精马上一脚踩过去,骂道:“你是白痴啊?辩什么论?万一真的骑虎难下,我看你拿什么跟人家辩!还不给我改去‘讨论’!”
于是,还没“带种”超过一天呢,纳吉就只好赶快命令下属亡羊补牢,Ctrl + H把所有“辩论”replace成“讨论”了。
辩论和讨论有什么区别呢?还是让词典来告诉我们吧。辩论指的是彼此用一定的理由来说明自己对事物或问题的见解,揭露对方的矛盾,以便最后得到正确的认识或共同的意见;讨论指的是就某一问题交换意见或进行辩论(还是逃不开辩论?哈哈)。
很明显的,相比之下,辩论比较“凶狠”,而且还要冒着被对方揭露矛盾的风险,而讨论则比较“温和”,反正只是交换意见罢了,危险性比较小。
记得我在念大学的时候,就曾经被“讨论”这两个字忽悠过。当时我们大学的华文学会正在风风火火地搞着注册运动,刚上任高教部副部长的何国忠博士公开找我们来“讨论”学会注册的问题。当时我年纪小又没见过世面,副部长说:“这是我们私下的‘讨论’,就不需要叫记者啊什么的过来了,好吗?”
我被如此“和蔼可亲”的副部长感动了,加上这是副部长主动召见我们,于是便白痴地同意了。唉,我真该知道,我跟他,有什么事情好“私下讨论”的呢?结果,华文学会到现在,还是“非法组织”呢!
上梁不正下梁歪,如今我终于明白当时上任不到一百天的副部长为何如此孬种,原来是他的老板(抑或是老板娘?)传授下来的“绝技”啊!这样一个连公开辩论都不敢的政府,还敢大声表扬自己的什么政绩么?还配得到人民的尊重么?更重要的是,还值得我们投下手中的一票么?

3 comments:

Chua Boon Jung said...

根據各人理解的不同,我又有不同的見解。
納吉的“我願意與任何講理和關心國家未來的人士進行政治辯論”,我將之理解成:“我願意進行辯論,但是辯論主題必須環繞在國家未來議題上。”

這麼理解吧,一旦安華和納吉同臺辯論,少不了的有民生議題,安華也少不了拋減電費、減燃油費的議題。這樣的辯論方向會對納吉不利,至少納吉得為全民加更多的承諾。

而國家未來議題上則對納吉有利,試問,一個有行政、執政經驗的政團,對上一個稍微有經驗的政團,去辯論國家未來前途,當然是前者的政績最多,最可能說服人。

我不知道為什麼最後“辯論”變“討論”,但有幾個可能性:1.“篡改聖意”。下面怕上面怪責,偷偷地改了。2.下面進諫上面,免得上面出醜。3.或真如天妃所說,納吉“熬底”。

我個人傾向相信3是不可能,既然都走出來說辯論,必然先私地下接受“地獄式訓練”才敢敢說。如果“熬底”是真,難道說納吉辯論口才很差嗎?

我是马来西亚人 said...

因为鸡哥的所有理由都是空洞,行政缺点,政绩空白,用什么去辩论,一说到稀土厂的课题,他会有什解释?

安东尼老爷 said...

白雪公主补习老师王诗琪说得对。
阿jib哥是一个聪明人,知道辩论时,深怕对手是辩论高手,强词夺理,咄咄逼人,指鹿为马,问到他哑口无言,目瞪口呆,目无表情,面无血色,唯恐当众出丑,所以才说辩论不如改为讨论比较适合国情。

大家在和气生财的气氛下互相拥抱,款语温言的语气讨论国家课题,比辩论时争的面红耳赤,互泄疮疤的火药味场面,讨论课题乃一皆大欢喜之良策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