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y 12, 2013

是时候真的握紧友族的友谊之手


愿意也好,不愿意也罢,第十三届大选落幕了。轰轰烈烈的那天已经过了七天。

在这七天里,我们一次又一次地见证了人民的不满,身穿黑色衣服的人民,挤满了体育馆,把整条大道变成大型停车场,但人人却毫无怨言(除了一只在腥臭日报当高级看门犬的哈巴狗儿之外,那不算人),甚至停车,用走的也要走到体育馆。

回到家,我忽然有种倦怠感,不想打开电脑看最新消息,因为我知道,在面子书上的三部曲,一定少不了:
第一、  一大堆人潮汹涌的照片
第二、  异族同胞互相帮助、互相扶持的照片
第三、  第二天主要媒体上严重智障的人数计算

人潮汹涌的照片,看几次都是很振奋人心的,所以多一点无所谓;主要媒体本来就是被国阵牵制到脑缺氧,所以计算人数差了几个零也很正常,我最不喜欢看到的,就是一大堆华人跟马来人互相帮助、互相扶持的照片。

2011年的净选盟2.0开始,到净选盟3.0KL112等等大集会,乃至今天,已经接近两年的时间了,这两年,我们有长进吗?

净选盟2.0算得上是真正把马来西亚的种族藩篱给打破了的一次成功的集会,各族人民相互扶持,共同面对国阵的打压与暴行。当时马来人帮助华人、华人帮助马来人的照片震撼了多少人民的心,让多少人感动落泪,当时我觉得,马来西亚人,终于真的要成为马来西亚人了!

我教书的日子没有很长,从大学到现在大概有四五年的时间而已,每次华人新年或开斋节或屠妖节的时候,我总是把握机会,教导不同种族的学生们到友族家做客,我不知道这么说,到底有没有用,但是我总希望,在我教过的上千个孩子,会有一个成功说服父母亲,让他们到友族朋友家去,跟他们一起过过节。

我出国的机会非常非常少,去年占着帮忙朋友的便宜,去了北京几天。一位北京的医生问我来自哪里,我说我来自马来西亚,是一个多元种族的国家。后来我跟这位医生分享了一些友族朋友的节庆庆祝方式,他大开眼界,说你们马来西亚真是多姿多彩啊!

可是当我问到学生时,几乎没有一个学生可以跟我分享他们与友族朋友庆祝节日的经验。小孩子很爱炫耀的,如果你问:“有谁搭过飞机呢?”几乎每个小孩都会举手——无论他们是不是真的有搭过飞机。你问他们去过哪里,他们会一个吹牛吹得比另一个大,这个说去过中国,那个就会说去过韩国,另一个就会说去过美国,后面的就会说去过非洲,然后最后就会有人说哪里都去过。你如果再坏心眼一点,可以问说那你们有谁去过沙哈拉大沙漠,也有可能有人会举手说去过的。

可是几乎没有一个小孩可以炫耀说他去过哪位友族朋友的家一起过过什么友族同胞的节日。

净选盟2.0的时候,我曾经以为,马来西亚人的种族藩篱已经打开缺口了,距离大家互相融合的日子不远了。可惜那只是我一厢情愿的想法。

508的黑色集会之前,各种种族性的留言迅速传开。很多自以为很聪明的人,还真的随着国阵的脚步起舞,说一大堆不负责任的白痴言论,搞得人心惶惶。在大选当天,面子书上也流传出什么马来人已经到五金店把所有巴冷刀都买完了的谣言,要大家不要出门,安全为上——我留言告诉分享谣言的朋友,要求他不要危言耸听,可是他却大条道理地反驳我说:“防患于未然,小心一点总是没错的。”人家要是真的预谋上演五一三,不会在当天才去买刀子好吗?万一买不到刀子,那计划不就失败了?而且投票日当天是星期日,五金店大多数都关门休息的,买不到刀子的几率更高,连这样都没办法分析吗?还自以为聪明,要提醒别人呢!真是笑死人了。

508黑色集会过后,也是一样的,友族合照、互助的照片满天飞。其实我很想问问这些拍照的朋友们,有多少人是真的认识跟你合照的那位友族朋友的?有多少位是在合照过后依然保持联络的——或者,有意思想要继续保持联络的?

净选盟2.0的时候,我们会被这些照片感动,因为我们从来都是活在自己族群的世界里,从来没有接触过友族,只是靠着想像,与这些“陌生人”共同生活在一个国家里。净选盟2.0过后,我们才恍然大悟,原来这些人与我们的想象是有出入的,原来他们也是会帮助我们的,原来他们也是跟我们有着同样的感受的。

大学的时候,我写的毕业论文得了一个甲等的分数,我很高兴,厚着脸皮跟老师说:“其实我自己也很喜欢自己的这篇论文,真是写得很不错!”老师当时说:“你现在可以觉得很不错,可是如果你两年后重看这篇论文,还是觉得很不错的话,证明你没有进步到。”

我们现在,是不是跟我老师说得一样呢?两年前,我们为那样的照片而感动,两年后,我们依然拍同样的照片,然后同样感动——而且也仅仅是感动而已,没有下一步了。

有多少人,拥有不止一个友族好朋友?好到可以讲心事、当伴娘、互相嘲笑的那种?“不止一个”要求太高了?那“一个”有吗?或者,再降低一点条件,不需要太好,只需要熟悉到平时会相约出来逛街、吃饭、旅行的?也没有?再降低一点条件?那有没有过年过节会互相送礼拜访的?

马来西亚有超过五十巴仙的马来同胞,如果加上原住民的话,那就超过六十巴仙了,华人不过占了不超过二十五巴仙的人口。我们怎么会只拥有华人好朋友,而一个马来好朋友也交不到?我们一直说要废除种族歧视,可是到底我们还要自己骗自己多久?我们自己本身根本就没有走出去过,所以我们才会像跟明星拍照一样跟友族合照——因为对于我们来说,友族本身就象明星一样,离我们的生活很远、很远!

如果我们真的拥有友族朋友,那么国阵就不会一而再、再而三地挑拨我们,因为无论他们怎么挑拨,我们都知道那是假的,是一种手段,因为我们都认识友族、了解友族。可是我们到现在还是空口说白话,嘴里说着反种族歧视,但根本就没有实际行动过,甚至有人到现在,根本就不知道去哪里找个友族朋友来结交!

是时候行动了,是时候醒醒了。很多人还在等,希望领袖们能够带领大家做些什么——是,我们都很渺小,做不到领袖登高一呼所能够做到的事情,可是这不代表我们就不需要做什么。就从结交一个友族同胞,成为好朋友开始吧!够我们忙的了。定下一个目标吧,今年的开斋节,一定要找到一个马来同胞,是可以让你带着一家老小,到他乡下去一起庆贺的,然后在今年的中秋,定要邀请到友族来你家,一起吃个月饼,小孩子一块儿玩灯笼、讲故事。

别再停留在集会拍照的水准了。真正的团结,是我们对各族互助已经习以为常,而不需要再靠一张张的照片来告诉我们,我们是可以互相合作的。

6 comments:

Steve Ngan said...

我可以转发到脸书上吗?

天妃 said...

可以,请自便~

Eve Ng said...

說到我很慚愧~的確,該開始行動了。

Ho Wai Fong said...

最近在听你的节目的重播,节目做得很用心,怪谈也写得很好,很有说故事的天份哦,加油!

安东尼老爷 said...

真要命,这样长的文章,本老夫看到一半就打瞌睡了。你也真的有空闲,每次都写好长的博文,每次我看一半都感到很吃力,但是还好,还是喜欢打开你的部落,看看又有什么新的事件。

Smartan Dad said...

nice article. We should take the first step 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