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pril 8, 2014

我不欢迎你,小熊猫


话说有一户贫穷家庭,男人好赌贪杯、不务正业,家里的钱都被他掏去买酒买大小了,女人含辛茹苦辛劳工作,还要跟左邻右舍亲朋戚友借钱以养育孩子。这天,男人喝了酒回来,大声宣布说他已经以女人的名义借了一笔巨款装修他们那间摇摇欲坠的茅屋外面的小花园(原本是拿来种些蔬果养些小仓鼠好卖给宠物店的),因为他已经答应了跟隔壁村借来两只罕有的名种树濑,放在家里,谁要看就要给门票——包括自家孩子。男人认为,这样将会为家里带来莫大的财富,并且还会让他们家在整个区域里一举成名。

如果是你,你会觉得这个举动理智吗?男人的孩子已经营养不良了,女人也常常因为过劳而生病。一个正常的男人,不是应该去反省一下,整个家是因为谁才变成这幅田地的?一个正常的男人,不是应该把自己那些害死整个家的恶习戒掉,并努力工作,让一家人渐渐过上好日子吗?

我想,看得懂我的故事的人,就知道为什么我不欢迎小熊猫过来了。之前我也有写过一篇《水蛭精即将“被自杀”熊猫》,来表达我对小熊猫到来的意见。如今,小熊猫要到了,眼看米都煮成了烂粥,我也只好叹息。

如果上面的故事,女人与孩子强烈反对那两只树濑的来临,甚至不惜把那个没鬼用的男人扫地出门,那男人还能为所欲为吗?如果女人和孩子能够坚强一点,跟那个败家的男人断绝关系,他们的生活会不会好一点?如果,只是如果。

现在的问题是,女人和孩子都没有反对,至少没有实质上的反对。可能孩子心里还很期待能够见到那两只名种树濑呢!(就算这两只树濑的到来,花的是他们家的钱、占的是他们家的地,他们身为主人家,居然还要付门票;就算要每天饿肚子省下一分几毫,而且要连续存好几个月,才能换取一张门票;就算他知道,所有门票的收入将全数被男人拿去豪赌买酒)


所以你说,软骨如我们,如何能怪我们国家继续花钱如流水,流进高官大户的私人游泳池内呢?(不过,若是比较这两天面世的《2013年总稽查司报告》来说,这两只矜贵的来宾所花费的,不过只是九牛一毛而已,只是可怜的人民,别说想得到国家的一条毛,就是享用了国家的一颗尘埃,也要把全副家当连老婆孩子赔回去呢)

5 comments:

郑亦惠 Yihuey Te said...

那个女的有没有想过改嫁?

jokemin said...

嗯,嫁給白人也許日子好過點吧。

Marrie Tang said...

你要改嫁,有人要娶你嗎?談何容易~

天妃 said...

我是觉得,改嫁与否、嫁给谁、有没有人要,那还是其次的问题,因为如果女人和小孩完全没有坚强的意志先摆脱这个贱男人,说什么都是假。

郑亦惠 Yihuey Te said...

天妃说得对,女人若自身不自立,嫁谁都没有好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