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ne 12, 2012

马来西亚九大谎言之一:烂桔:“一个马来西亚”


还记得我小时候,电脑还不普及化,人民每天最大的娱乐,就是工作或放学回家过后,一家团圆地一起吃晚餐和观赏电视节目。那时候的我,就连电视广告也可以看得津津有味,甚至能把喜欢的广告台词一句不漏地背诵起来。有时候,看到内容空洞、台词乏味的“烂广告”,我还会跟爸爸投诉:“好心他们拍到那么烂就不要学人家拍广告啦!”

爸爸说的那句话,让我印象非常深刻:“广告没所谓好不好的,只要它达到让人记住产品的功能,那就是一个好的广告。你看,你一面说这个广告烂,不是一面也记住了它的产品吗?”

长大之后,更能体会这句话的含义。

我不知道烂桔的爸爸是不是也像我的爸爸一样告诉他同样的“至理名言”,至从烂桔上任以后,他聘请的那班无良军师把一个人家以色列用过的二手标语以天价卖给他,他就当作是他老婆的钻石戒指一样宝贝着,把这个二手标语“一个马来西亚”张贴到全马来西亚任何一个角落里去——从赛车队到内裤品牌、学校课本到统制品包装、诊疗所到嘛嘛档、高楼大厦到街边灯柱,这句标语的覆盖范围可说是无所不在、滴水不漏。

玫瑰妈买的钻石,尚且有个配得上它的价钱的卡拉数,这句“一个马来西亚”究竟有什么崇高的价值,配得上烂桔付给那班二手商……哦,不好意思,是无良军师的天价呢?

没有。

这句“一个马来西亚”一出炉,所有人都有不一样的诠释。

有些人说,那是代表各族不分彼此、和睦共处的意思——可是我们还是被分为“土著”和“非土著”啊!

有些人说,那是代表各族应该互相包容、异中求同的意思——可是我们的副首相就说了:“我是马来人为先,马来西亚人第二!”,被自己的副首相公然踩在脚底板下,如何包容?

有些人说,那是代表各族应该共同努力,共同建造一个更美好的马来西亚的意思——可是我们就连执政党都分成马来人一个、华人一个、印度人一个,而各自的政党的存在意义就是“争取自身种族的权益”(到底是向谁争取这也是一个很好的问题),如此各自为政,如何“共同努力”呢?

我忽然想起一个学习创造力的方法。有一个训练方法是这样的,老师拿出一个圆形图案,问学生通过图案联想到什么。一开始学生联想到圆圈、零、水果,后来就可以联想到月亮、鼻孔、灯泡、大坑,再后来甚至可以把它想像为正在飞过来的子弹正面、某少女心中的遗憾等等。从一个简单的图案,可以延伸出那么多的答案,那是因为图案的原型非常简单及空洞,才让人对它拥有无限的想象空间。

同样的,一句口号居然可以延伸出那么多的答案,可想而知,这句口号有多简单、多空洞了。

马来西亚究竟有几个?从国名上来看只有一个,但从地图上来看有两个——东马跟西马,而从种族上来看有至少四个——马来人活在马来人的世界、华人活在华人的世界、印度人活在印度人的世界、原住民活在原住民的世界。五十年前的马来西亚,可简单多了。

这样看来,马来西亚各族之间的交流,从五十年前的相处融洽,到现在的各自为政,是谁造成的?我们给了谁这样的权利,在我们与友族之间,建了一道高墙,把我们分而治之?

而现在这个分裂各族的始作俑者,居然有脸在摄影棚内拍一张食指朝天的沙龙照,呼吁我们支持“一个马来西亚”?


思考题:

如果“一个马来西亚”是谎言,那么真正的实话是什么?

  1. 玩马来西亚
  2. 一个贪污的马来西亚
  3. 一个四分五裂的马来西亚
  4. 一个玫瑰妈的马来西亚
  5. 其他: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2 comments:

我是马来西亚人 said...

一个滥权暴力的马来西亚。

看破红尘 said...

借用一下鬼子六说过的一句话“国之将亡,妖孽升天”,拿来形容当下的情形最恰当啦!
害虫横行,我们来届就来个打扫除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