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ne 19, 2012

马来西亚九大谎言之七:国震:“街头示威吓跑外资!”

(事先声明,我忘记了这篇东西是为了这个系列而写的呢,还是我抄回自己之前的文章的,所以如果是抄回自己的文章的话,大家就当温故知新吧!)


前几天与朋友会面,聊到了“街头示威会不会吓跑外资”的话题。其中有几个朋友都是常常周游列国、见多识广的游客,他们说国外的示威活动多不胜数,尤其是欧美国家,更是一年到头大大小小的示威犹如接力赛一样从年头排到年尾,但国家的经济依然发展蓬勃,丝毫没有受到影响,由此可见街头示威并不会吓跑外资。

另几个朋友是马来西亚的示威常客,他们说,马来西亚的示威其实是很和平的,因为示威者并不是要上街闹事,而是要争取一个发言的空间,因此大家都会很自律。尤其是最近几年的示威,示威者越显得成熟懂事,人数越来越多、争执越来越少,甚至连垃圾都没有了,这样的情况下,只有“带旺”了示威地区的街边小摊的生意和提升了人民的醒觉意识罢了,完全不会影响到经济发展。

还有另几位朋友是非常非常“乖巧”的“好公民”,虽然他们一开始非常认同国震的言论,可惜在其他朋友的“轰炸”之下,终于守不住城池,弃械投降了。

大家在开始讨论的时候,我因为肚子饿,塞了满嘴的食物,当大家就来为这个话题做一个总结的时候,我终于把嘴里最后一块豆腐吞下了肚子,急急忙忙地发言:

“我认同国震说的话。街头示威是会吓跑外资的。”

朋友呆了一呆。

“如果我是政府,像现在这样‘乖巧’、‘和平’的示威,我才不放在心上。你们要示威就示威吧,反正对经济没有影响,对我的政权更没有影响。”我接着说。“我们的国家不同于欧美,他们的政权是会被人民的选票影响的,我们的不会。无论有多少马来西亚人投民联一票,只要政府掌控了随意划分选区的权利,加上幽灵选民、买票种种手段,他们还是会稳坐执政宝座的。”

“一场示威如果不能造成任何施压的效果,那这场示威是失败的,充其量只不过是一班示威者用以自慰的派对。欧美国家的示威,能够造成选票上的施压,所以是成功的。我们不能造成选票上的施压,那至少要造成经济上的施压。比方说,我们要抗议油价上涨,单单是跑到国油双峰塔站个两小时、喊喊口号、交交备忘录,对当权者有什么危害?没有!真要做的话,就堵住双峰塔出入口,瘫痪他们的生意一两天,商家遭受损失了,自然会向政府施压——当然,这样做的话,第一个会迎来的就是镇暴队。”

“以此类推,我国‘有效’的街头示威的确会造成经济上的损失,虽然现在这种‘有效’的示威还没有出现在我们的国家。示威会造成经济损失进而影响外资进驻,是因为我国的选举不公,大部分人民没办法利用他们手上的选票说话啊!如果我国的选举是真正公平的,选区划分也是正常的,那示威根本不需要走到威胁经济的这一步。”

听了我这么长篇大论的一番话,大家都各自思考了起来。

“所以说,如果在我国示威是会吓跑外资的话,绝对是选举不公的错——而这选举不公的错,还是国震的错!只有把他们反下来了,我们才能拥有欢乐愉悦的嘉年华示威,顺便吸引外资进驻!哈哈……”一位朋友说。

“看来,在吓跑外资之前,我们得先吓跑国震,以保护我们的经济成长啊!哈哈哈哈哈哈……”这是我们做的总结。

思考题:

一、以你的经验,街头示威会否造成外资却步?(如无示威经验,请无须作答。)

  1. 不会
  2. 肯定不会

二、以你的经验,如果一个有投资价值的国家或地区常常发生示威活动,如纽约、台湾、韩国,是否会影响你对当地的投资?(如果你还没资格成为“外资”,那也无须作答。)

  1. 会,我宁愿投资到没有示威活动但毫无投资价值的地区或国家
  2. 不会,作为一个投资者,我只看到“投资价值”,看不到“示威活动”

2 comments:

安东尼老爷 said...

忧国忧民的英明首相纳吉哥提醒华商与政府合作确保政治稳定,否则商业风险将增加,而个人财富或会缩水或消失。我的钱太多,我好怕,所以决定顶纳吉政府了。虽然对不起你们,但是你们也要体谅我这个老人呀。

lundiao said...

英國之前有示威(與其說是示威,其實更是暴動),英國經濟?差。
希臘有示威,經濟差。美國有示威(佔領華爾街運動),經濟差。冰島有示威,經濟差。中國有示威(幾乎天天有),經濟開始差。印尼有示威(油價問題算嗎?),經濟差。台灣有示威,經濟差。

總結下來,示威的確是令到經濟差⋯⋯本來是可以這麼總結的,如果你要斷章取義的話。

這種是倒因為果的說法,因為示威所以經濟差,事實是,因為經濟差所以示威才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