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y 15, 2012

绝望的人民


莱纳斯来马设厂一事,马来西亚人民在利用了各种管道都无法让政府改变主意后,他们前往澳洲驻吉隆坡最高专员署提呈备忘录,希望澳洲政府阻止来自该国的稀土公司来马祸害人民。

国光石化厂来马设厂一事,马来西亚人民直接就利用网络的方便,上书给台湾总统马英九,表达我国人民不欢迎国光石化厂的立场。

我想人民不会不知道,澳洲和台湾政府,在这件事上根本就是爱莫能助——因为他们只需对自己的子民负责,何须对马来西亚人民负责来着?莱纳斯的股东们、国光石化厂的股东们都是他们的子民,只要这两间毒厂没开在自家地方,开在哪里对他们来说都是无所谓的,因为必须对其他地区负责任的,是当地的政府,而不是他们。

就好比说,邻居养了一只狗,这只狗的大便奇臭无比,邻居家人都反对狗儿在家里大便。在没有办法之下,邻居私底下塞了钱给我们家佣人,让他开门给狗儿进来大便。我们不炒掉自家的佣人,反倒去邻居家投诉,希望他们不要让狗儿来我们家大便,这不是一件很奇怪的事吗?

可是,为什么人民明知道澳洲政府和台湾政府根本不会为我们做些什么,他们还要去上书、去投诉呢?

那是因为他们对我们的政府感到绝望啊!他们已经知道,我们的政府根本不会听取民意,还能怎样来表达心声呢?只能寄望别人的政府能有那么一丁点的良心,可以施舍给我们。

为什么我们会被自己聘请的佣人欺凌到这种地步?老实说,我根本不稀罕,也不认为澳洲和台湾会替我们做些什么。自古以来,想要捍卫自己的土地、自己的权益,只有自己站起来斗争,才办得到,别人能帮我们什么?我们最大的问题,不是下情不能上达,而是我们不知道自己的力量到底有多大!

一边说着要公平、要干净,另一边却担忧着自己表态的话,会不会饭碗不保、会不会给自己带来麻烦——如果不是烧到自己的话,还是别太出位吧,多看点新闻、集会时出现、大选时投票,那就够了吧?

带着这样的侥幸心态,我们能走多远?那不是斗争,只是自high啊!我们已经到了非斗争不可的地步了——毒厂一间一间地建起来了、国库几百亿几百亿地被掏空了、人民一大批一大批地被荼毒了、反贪会是假的、选委会是假的、警察沦陷了、军人即将沦陷了、外劳变成合法国民了……我们还自以为我们还在太平盛世吗?难道这样也不足以让我们拥有那种不顾一切的勇气吗?

428之前,我很庆幸爸爸没有打电话来“关心”。没想到第二天,爸爸的电话就来了,劈头就是一句:“昨天的示威你没有去吧?”我是没有出席,因为我在直播室,但我气不过,还是嘴硬地说:“我有去!”爸爸问:“你觉得这样做是对的吗?你现在是要搞这些事吗?”我说:“难道你认为警察打人是对的?难道你觉得现在的政府做的事情是对的?”爸爸说:“所以你认为你搞这些事情,万一有什么事情,让你的父母为你担心的话,你很孝顺啦?”我几乎要哭了,说:“爸,我就是不愿意让我的孩子去做这些事情,我才去做!你有为我做过什么吗?就是因为你什么都没做,我才要去做,连你的份一起做!如果我也不做,我的孩子怎么办?他们面对的,将会是比我现在面对的更危险的处境啊!”爸爸说不过我,只好转了话题,然后挂电话了。

我们都不是身穿盔甲的士兵,我们都是平民百姓,我们都有家人、有朋友、有工作,我们同样需要赚钱生活、照顾家人,但凭什么有些人可以抱着手臂站在安全岛喊两声“加油”,就自以为已经尽了人民的责任,而另一些人则必须牺牲自己带头冲锋陷阵?

我们根本还没尽全力,所以别嘲笑那些天真的期望澳洲、台湾政府插手的绝望的人民。我们想到的道理,他们也想得到的——在嘲笑他们之前,请想想,真正让他们绝望到病急乱投医的,是政府,还是我们这些豁不出去的人民?

2 comments:

i am mood in fucker government said...

用甘地的精神吧。

狂暴萧玉堂 said...

謝謝讓我轉貼出去,在此通知一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