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y 7, 2012

无法估计的损失


有一个故事是这样的:

有一个六岁的孩子想买玩具,可是他发现自己储存的钱不够,又没有借口跟父母多拿零用钱,在动了动脑筋之下,他想到了一个办法。

隔天,他早早起身,自己梳洗、自己吃早餐,并把碗碟都洗干净。幼儿园放学回家后,他很乖地做完了功课,就帮妈妈扫地、抹桌子、晒衣服。到了傍晚,他又帮忙妈妈把晚饭后的碗碟洗干净,还自己洗了澡,自己上床睡觉。平日什么事情都要妈妈帮忙的他,让妈妈过了轻松的一天。

第二天,妈妈发现餐桌上有一张小纸条,纸条的内容是这样写的:

“亲爱的妈妈:
昨天,我自己做了以下的事情,减轻了您的工作,所以,请您付我钱。

一,我自己起床——一令吉

二,我自己梳洗——两令吉

三,我自己吃早餐——一令吉

四,我帮忙洗碗碟——四令吉(早餐和晚餐)

五,我自己做完了功课——三令吉(因为一共有三份功课)

六,我扫了地——两令吉

七,我抹桌子——一令吉

八,我晒衣服——一令吉

九,我自己洗澡——一令吉

十,我自己上床睡觉——一令吉

您应该付我十七令吉。孩子上”

孩子放学回来,发现他的床头有十七令吉和一张纸条,纸条上写着:

“挚爱的孩子:
从你出生到现在,我做了以下的事情,以确保你健康成长,不过,你不用付我钱。

一,我怀胎十月,生病了不能吃药、不能乱跑乱跳、腰骨压力越来越大、到最后顶着个大肚子,几乎寸步难行——无价

二,你要出生了,我足足阵痛了一天一夜,就像是有人不断用锤子敲打我的身体,但我咬紧牙根,把你生下来了——无价

三,你一个晚上要醒来好几次,哭闹着要喝奶,我几乎还没睡着就又爬起来喂奶,白天又工作,好几次在驾车时睡着,几乎车祸丧命——无价

四,你开始成长了,我必须时常购买新的衣服和鞋子给你——无价

五,你开始顽皮了,打破了家里无数个杯子、碗碟、花瓶,弄坏了无数的玩具,还有好几次弄哭了玩伴,让我去跟别人的母亲道歉——无价

六,你爱挑食,我为了让你摄取足够的营养而花了无数的时间研究食谱——无价

七,你上学、去郊游、去朋友家玩、去游乐场遛狗,我无时无刻都在操心——无价

八,你不喜欢做功课,在学校也常常不专心,我在家帮你补习——无价

九,你不听话,在我尝试跟你说道理时,你发脾气不理我,我的心像撕裂了一般——无价

十,最后一点,就算你如何对我,我都爱你。这样一辈子的爱——无价

你只需要付我你自己一辈子的健康快乐,那就够了。妈妈上”

孩子看了这张纸条,哭着把十七令吉还给妈妈,从此一辈子再也没有跟妈妈要求过什么。

今天看新闻,看到吉隆坡市长说因为净选盟3.0的集会者留下了八吨的垃圾,害他们市政厅为了加派人手收拾残局而花费了三十万。一位署名为“大马王子”的网民计算过了,八吨垃圾需要三十万处理费的话,相等于一公斤的处理费是三十七块半,马来西亚的通货膨胀果然不是普通的高啊!

这个由国震选出来的脑残市长跟我们算,我们就来跟他算,看看到底是谁的损失大:

一,我们相信国震五十年,结果国震让我们负债四千亿

二,我们给国震治国五十年,结果国震玩种族政治,让人民四分五裂

三,我们相信民主程序,乖乖投票,结果国震一年比一年更奸臭,到了现在甚至是明目张胆地奸臭了

四,我们国家资源丰盛富饶,要什么有什么,结果国震把它们全当私人财产,让自己的家族个个发过猪头,高官孩子几乎一生下来就是“商业奇才”,二十岁坐拥千万身家,而人民过了四十岁还在还房屋贷款、汽车贷款、高等教育基金贷款、个人贷款……

五,我们国家虽然不大,但也不算是人口爆炸,结果在国震的“发展”之下,各式各样花巨款却十室九空的高级建筑物四处林立,而城市拓荒者及原住民连立足之地都没有。

六,我们是人民,却连站在自己的国土上的资格都被剥夺,连游客都有资格去的地方,我们只能望而兴叹。

七,我们爱国,希望国家由我们信任的人领导,却被标签为“叛徒”、“没脑”、“暴民”、“外来者”……

八,我们很和平地生活,并和平地表达自己的意愿,却遭到国震的爪牙近乎谋杀的虐打和施暴——而我们居然连自卫反抗的权利都没有,因为就连我们不反抗都被标签为“暴民”,反抗了的话,应该会被处以“意图谋杀”的罪名了。

九,我们想要保护自己的国家,让她的美丽流传到下一代,国震却把不能拆的、不应该拆的全都拆掉(如苏丹街、城市拓荒者村子、全世界最长的监狱壁画……),把能拆的、应该拆的全部保留(如莱纳斯、基宫、查宫、白毛家族所有公司……)

十,我们想与各族和平共处,过幸福美满的生活,国震却时不时发表一些煽动种族、宗教情绪以及歧视的脑残言论,让我们的生活不得安宁,甚至把许多国家的未来栋梁都荼毒成了种族歧视者、极端宗教狂热者,残害我们的国家未来!

我们身为人民,却因为让国震领导了五十年,而失去了人权、失去了自由、失去了土地、失去了历史、失去了尊严、失去了思想、失去了和平、失去了未来!比起吉隆坡市长不知是算贵了还是算错了的三十万(还是人民纳的税,不是他自掏腰包给的),现在是谁的损失惨重?我没办法像故事里的母亲一样,以宽容的心来对待她的孩子,因为我知道,国震不是我的孩子!他们也永远不可能像故事中的孩子一样,感激妈妈的无私付出,他们只会当我们是水鱼、傻瓜!要付出我们无私的宽容的话,对象应该是我们的家人,而不是国震!

在五月和六月这两个温馨的月份,为了我们日渐年迈的双亲、为了我们日益长大的孩子,更是为了我们越来越灰暗的未来,我们要更加努力,让全马来西亚的人团结在一起,反抗暴政、反对贪污、反击滥权!

3 comments:

Chua Boon Jung said...

我想可以這樣回應:我們在討論集會,你結果同我討論垃圾,你就好應該叫市政廳連你都掃入垃圾桶,當廢料處理啦。

路人甲乙丙丁 said...

近来世界各国的流行是改变,尤其是政权的轮替改变!阿吉哥相信也早做好被“飞”出去的准备,就像最近这次的联土局上市,阿吉哥在表面上可以派个十多亿给容易收买的垦殖民,背后乘机A掉更大笔的$............

这个政府如果还给他呆多个三五年,可能到时我们连呼吸空气都要给税(现在吃饭喝水都在给6%的税,这届大选如果阿吉哥使手段赢了,不出三个月人民出门买什么都要给消费税了)!

阿吉哥~你慢慢来,反正也没剩下多少天了!

Mr Lonely said...

thanks for shar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