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November 25, 2014

妃常工作日记5:贾小姐的建议

真的很久很久没写部落格,因为真的太忙了。工作、纪录片、论文……全都堆在年尾一起来个了断,结果这个部落格只好被冷落了。

可是,最近工作上遇到一些事情,实在是不吐不快,让我觉得真是一天活着,一天都有新鲜事发生,所以挤出一些时间来跟大家分享。

话说沙登大街改单行道已经将近半年,在南城购物广场前面有一个U转好让车辆可以U转到另一条道路。由于道路太小,该U转只足够让轻型车辆通过,重型车辆如罗里、巴士必须绕一个稍微大一点的圈子才能够转到原本U转就能到达的道路上。问题来了,近半年来,不断发生重型车辆不理会“Kenderaan ringan sahaja”的告示牌,强行在U转处通过,导致车辆要不就卡在U转处,造成大塞车,要不就把旁边的石墩撞碎的事情发生。

有鉴于此,我们就在U转处安置了一个限制高度的铁架,阻止重型车辆通过U转。在这件事情过后,我们今天的主角——贾小姐就出现了。贾小姐当然是化名,但她的名字是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她做的事情。

自从铁架被安装之后,贾小姐几乎天天打电话来服务中心,询问为何我们要采取这种“扰民伤财”的举措。服务中心的同事解释了好几遍之后,终于把这个贾小姐的电话交给我,请我去处理。于是我很不厌其烦地解释为何重型车辆无法使用那个U转,她好像略微了解了,就挂了电话。过不久,她又打电话来,说自己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有利于人民的计划,想要提呈给欧阳,所以要先SMS给我,跟我拿电话号码。本着服务人民、听取民意的原则,我就把电话号码给了她,以下是她的信息全文(我完全没有作出任何修改):

“请转告廖仲来部长,我提议提供交通工具于住宅区没有汽车的人民。我们给他一个电话号码,凡是那个住宅区要交通工具就打这个电话号码。我们有布条写着要交通工具请联络这个号码及所属于的地方。我们出电话簿。我们要和专业人士合作,各行业例如维修电灯水龙头汽车等。我们有专业人士的电话我们可以提供电话给人民当他们需要用到这些服务时,他们可以打这个号码。我们希望政府和私人界提供巴车Van Teksi于人民。服务包括去吃东西、看病、做牙齿、配眼镜、买东西、买菜等。送员工上下班。德士四个门四个Alarm及三个电话前面两个后面一个电话。如果Alarm不小心按到,到警察局或遇到警察先生把它关上。如果发生什么事,按Alarm,我们可以知道他们在那里,因为有跟踪器及声音Alarm。人民也可以做警察。我们要装Alarm在德士上还有跟踪器及电话。在德士车上,乘客如果害怕可以打电话给总部以报告他们的行踪。我们透过电视机教导人民整个打电话的过程,德士车顶必须亮着以表示Alarm及电话可以用,要告诉人民知。我们可以安排警察守在那个地方的进口及出口。我们有一个地方,专门理汽车跟踪器的位子。车费若要免费,要申请。我们给予一个电话号码,例如七七七。我们提供交通工具,载他们到我们的地方谈话以调查他们的收入以获得免费的车费。和老板、政府及工人一起商量为工人上班下班吃东西买东西等车费而出钱及安排接送工人上下班看病及理他们的家属等。老人有游乐场。他们要什么活动,我们给予配合。有素食,有休息的地方,有交通工具等。孩子有游戏地方,有图书馆,文具店,Pharmacybookshop,素食,交通工具等提供给他们及所有的人。病人及任何一个人吃喝及谈话的地方、提供交通工具等。有忧郁症及要自杀的人,我们二十四小时陪伴,我们给予他们电话联络,也提供交通工具,我们有一个地点接他们的电话。先找一个地方,先训练员工。我们要照顾孤儿、老人、病患、残障人士、流浪汉、乞丐、妓女、不能工作不能读书的人等。谢谢。”

在我还来不及反应时,又一个信息来了:“小姐,对不起。因为开头写着廖仲来部长。因为我有SMS给他。我一时太快。没有改。对不起。”

当下我的反应是,那你等廖仲莱给你的好消息吧哈哈。

看到如此天马行空的建议,我也只好一笑置之。没想到,第二天她又打电话给我了。劈头就问我我已经把她的建议给欧阳看了吗?我说还没有。她就说这个建议是非常好的建议,一定行得通,而且这是为人民好的政策,还说到像是欧阳不接纳就是不为人民着想的官了一样。我说,首先,提供免费交通工具,费用多少?谁承担?要在德士上安装Alarm和电话,实际吗?就算要做,整个雪州有多少辆德士你知道吗?要花多少钱你知道吗?维修费多少?实际上能够惠及多少人民?

想当然耳,我的问题她一个也答不了。于是她说她要好好想一下。又过了一天,她又打来了。她说她已经有更详细的一些资料,要SMS给我。我说建议人人都可以给,因为给建议是不需要负责任的,但建议是否实际、是否能用那是另一件事情。她就坚持她的建议是非常好的、绝对可以实行的,所以她要再给我看更多详情。我就说,要不这样,你写一个详细的计划书,拿上来服务中心见欧阳。她就说,她觉得SMS已经很详细了,计划书只不过是一个形式而已。而且要她上来服务中心是不对的,因为她没有交通(讲到这里我终于明白为什么她的“计划”里面一直强调免费交通工具),她的点子如此完美,应该通过SMS就足够了,不需要写计划书。我说SMS根本就不是一个完整的呈现,没有人会接受用SMS方式来提呈的计划的,更何况这是州政府的钱,更是要谨慎使用,哪有一个SMS就想州政府投入大量金钱的道理。结果她答不上来,就问:“交计划书这是你的意思还是欧阳的意思?”我就生气了,说:“若你是觉得我在故意为难你,那你上来服务中心直接见欧阳吧,看欧阳会怎么回答你!我可以说,欧阳回答你的方式肯定比我更不客气,因为你浪费了其他人民见他的时间!”

说到这里,她只好说她之后会把她说的那个“更详细的计划”SMS给我,让我看。然后就盖电话了。又过了一阵子,她的信息又来了,这次不是她的“更详细的计划”,而是关于U转的建议,她说:“我有一个提议,告示牌写着Minta maaf. Jalan di lorong ini di hadapan sempit, lori tidak dapat memalui. Minta maaf. 以华语、马来文、印度语,写在告示牌上。”

我真想回复她,真有看过这么长的“作文”以三语写在告示牌并且设立在大路中央的吗?可是,就连如此基本也不知道的人,我又能怎么跟她沟通呢???

世界无奇不有,居然也有如此搞笑的人。如果不是因为她的声音不像电台的DJ,我真的会以为这是哪个无聊家伙打电话到电台要求电台的整人节目打来整我的。

生活已经如此忙碌,居然还有这样的人三不五时来“建议”(实际上是骚扰),真是天将降大任于我也。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