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ugust 12, 2014

为什么公正火箭不要卡立


天妃的评论常常慢很多拍,我看以后我要叫“马后炮天妃”了。

我慢很多拍的原因是,我希望能好好厘清整件事情,不被情绪影响,不随波逐流。因为我很笨,消化资料很慢,查证更慢,所以希望大家还愿意等我慢很多拍的评论。

雪州换大臣事件,发展到今天,简直就是锅锅新鲜锅锅劲,我想大家到现在也可能还是在雾里看花,所以请大家先理解一下以下的事件发展:

2001430日:卡立向伊斯兰银行贷款了一亿八千万买股票。
2007年:卡立还不起贷款的利息,伊斯兰银行卖掉了他的股票,然后起诉卡立。
2009821日:吉隆坡高庭裁决卡立必须付还剩下来的六千万贷款。
20103月:上诉庭裁决卡立不用还钱了。
2014213日:经由一位名叫拉昔马纳夫的污桶律师的帮助,官司庭外和解。

在这段期间,卡立做了以下的事情:
1. 在完全没有与民联领袖商量的情况下,卡立与国阵政府签署了备受争议的冷岳河第二滤水站的合约。
2. 卡立对人民与民联极力反对的白金大道表示支持,而这个收费大道是属于一家由一位污桶律师所拥有的公司的。
3. 卡立把一片308英亩的土地批给了一位与污桶朋党之王达因赛努丁极为友好的污桶律师。
4. 卡立把一份价值六亿的发展工程交给了同样的污桶律师。

好了,现在我们看看换大臣事件的发展:
2014115日:公正党中央领袖意识到雪州领导出现问题,决定解决问题。
2014126日:经过与党领袖的会议,卡立同意辞职。
2014128日:加影行动开始。
2014213日:卡立六千万的官司庭外和解。
2014226日:卡立在没有知会民联领袖的情况下签署雪州水供备忘录。(而备忘录的内容到现在都没有公开)
201437日:安华失去竞选加影州议员的资格。
2014319日:雪州政府之前卖给Tropicana Corporation308英亩的地被此公司在还没有还清款项之时卖给了污桶律师所拥有的公司,ECOWorld Bhd
2014325日:卡立与ECO World公司签署了价值5亿9千万令吉,兴建2400间可负担房屋的合约。
201481日:在没有知会民联领袖的情况下,卡立签署了水供重组合约。
很巧合的是,这些举动,全都让国阵得益了。

从以上的事件看来,公正党意识到了卡立与污桶的暗生情愫,于是决定在事情恶化以前削了卡立的权力。有人说,是因为阿兹敏想做大臣,所以公正党才要把卡立换下来,但如果是这样,安华何必插一脚跑去竞选州议员?直接让阿兹敏上不就好了?难道他不知道制造补选根本就是让选民生气的事情?有人说,安华是权力狂,要自己做大臣,自己做不了,还要推自己老婆上,旺姐根本就是安华的傀儡——嗯,基本上说旺姐是安华的傀儡我完全不反对,因为旺姐本身参政,就是为了保住丈夫在政坛上的地位。我觉得好笑的是,一些人一边在钦佩旺姐“代夫从政”的勇气,一方面又指责她是安华的傀儡,到底这些人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的吗?

好了,换大臣事件还没完。既然卡立的确出现了“诚信问题”,我们就没法讨论之前他做的任何利民政策了,因为利民政策是没错,但这不代表卡立不会有“诚信问题”,自然也不能“将功抵过”——何况这个“过”并不是卡立在当大臣之前、实行利民政策之前犯的,而是之后。现在出现的问题是,证明了卡立有问题,可是为什么民联还是没能把他扳倒,反而搞到自己乱七八糟?

因为伊斯兰党支持卡立。

在决定撤换大臣之前,民联三党开过会议,代表伊斯兰党出席会议的是开明派领袖末沙布以及两位副主席、总秘书等人出席。在会议上,末沙布等人已经表示伊斯兰党将与民联站在一起,对撤换大臣一事表示同意。

撤换大臣事件曝光以后,保守派代表,也就是党主席哈迪阿旺第一个跳出来支持卡立,造成民联大乱。

伊斯兰党一直都有一个问题,保守派支持伊斯兰党与污桶合作,成联合政府,推行各种宗教极端主义以及马来主权至上的思想。就像之前曝光的Whatsapp截图一样。在民联组成以前,保守派实力强大,因此我们常常看见伊斯兰党发表一些种族主义、极端回教主义的言论。后来,开明派渐渐抬头,越来越多人认识伊斯兰党的中庸之道,伊斯兰党也渐渐得到了非穆斯林的支持。然而,党内的这两股势力,一直没有任何一方得到压倒性的胜利。

好了,现在我们来看看为什么保守派,或者说,为什么哈迪阿旺如此支持卡立。

原来,卡立让哈迪阿旺的女婿,也就是伊党长老协商理事会的成员查哈鲁丁,获得了雪州政府属下公司的一份优差。另一位同样获得同样优差的伊党领袖是伊党的中委兼淡马鲁国会议员纳斯鲁丁——嗯,又很巧合的这些都是保守派的领袖。

好了,长篇大论说了一大堆,现在是应该反省自己的时候。有人说,之前民联把卡立捧上了天,现在不要他了,就把他说得一文不值,民联根本就是烂,而且卡立倒向国阵,并不是卡立的错,民联应该自己检讨,为何把卡立推向敌人。

回答这些问题之前,先让我笑三声——哈哈哈~~

好,我承认民联应该反省。民联应该反省,为何这个有问题的人,会被捧上州务大臣的高位。为什么一开始不痛痛快快、明明白白地告诉选民,这个州务大臣有问题?也许是为了“家丑不外扬”,也许是为了“留卡立一个下台阶”,但是,无论是何种理由,民联也应该知道,贪污滥权,是人民最痛恨的,也是人民唾弃国阵的原因。一个政治人物的诚信有问题,决不能把这归纳为“家丑”、“面子”问题,反而应该把它开诚布公,让犯罪者得到应有的惩罚——呃,虽然在马来西亚,通常反贪会的网都困不住这些大白鲨啦,但总应该试试嘛。

好,基于以上原因,民联应该反省。

但是,卡立若真的是一位为民着想的好领袖,岂会为了捍卫自己的大臣职位而宁愿与敌人合作?民联要卡立辞职,卡立就应该倒向污桶?这是什么道理?那之前卡立加入公正党,成为民联的一分子,到底是为了州务大臣的位置,还是为了与污桶对抗?现在,为了保住自己的大臣职位,他可以放弃原则与污桶以及伊斯兰党保守派合作,甚至强势开除所有公正党与行动党的行政议员!这样的大臣,也难为了那些急于帮他说好话的“知识分子”了。

事件这样发展下去,其实我觉得大家都应该看得出来,就是因为公正党看见了卡立的问题,才决定撤换大臣,而卡立的反应也的确印证了公正党的决定是正确的。也许这件事,会让很多人民失望,可能会觉得民联还没攻下布城,就已经内乱得一团糟,如何能将国家未来交予民联手中呢?但我的想法是,民联不是完美的,里面自然也充满了投机分子,尤其是308过后,民联气势如虹,更是吸引了不少魑魅魍魉加入伺机捞取油水。在前往布城这一条路中,必定会经过无数次的去芜存菁,才能够胜任国家执政党的这个位置。而这次的事件,正正反映了民联三党的地位相当,才会如此不相上下——国阵的确没有这种层次的内斗,因为,除了污桶,根本没有其他政党有资本有能力去斗,所以,难怪国阵上下一团和气啊!

改革不是一条康庄大道,不是五年一次的事情,更不是一张票就可以完成的任务。政党领袖有政党领袖需要做的事情,草根人民也有草根人民必须扮演的角色。如果改革是那么容易那么快速的事情,我们根本不需要那么渴望改革。——若有因为此事对民联甚至对马来西亚未来感到灰心失望想要放弃的朋友,我愿意与你们分享以上的这一句话。当站在前线奋斗的领导(这里不一定指政治人物,还包括一些努力了十几年甚至半辈子人生的社运前辈)都还没放弃的时候,我们这些站在一旁偶尔摇旗呐喊的小咖,凭什么说心灰意冷呢?

6 comments:

Tu Jiao Jiao said...

不讲我还不知道卡立这样有问题,有这样诚信的问题为什么505时还派他上阵,而且连这样多问题的人都可以成为候选人,那么民联内部的清廉让人豪无信心可言!

honweng said...

Got bahasa version for this?

said...

我有两个问题。
一,不是胜诉了,还需要庭外和解?
2010年3月:上诉庭裁决卡立不用还钱了。
2014年2月13日:经由一位名叫拉昔马纳夫的污桶律师的帮助,官司庭外和解。

二,公正党一个月前就能预知雪州领导出现问题?
2014年1月15日:公正党中央领袖意识到雪州领导出现问题,决定解决问题。
2014年1月26日:经过与党领袖的会议,卡立同意辞职。
2014年1月28日:加影行动开始。
2014年2月13日:卡立六千万的官司庭外和解。
2014年2月13日:经由一位名叫拉昔马纳夫的污桶律师的帮助,官司庭外和解。

Jeremy said...

如果是经过公开招标而让巫统的人拿PROJECT的,有问题吗?

Teoh kang wei said...

此评论我部分同意,部分不同意。公正党也没那么忌贪如仇啦,显然的这就是一齣分赃不均的闹局嘛。利益这种东西是不患寡而患不均嘛,更何况又牽扯上权力的誘惑。公正党的领袖百分之八十都是国阵的余孽,有此乱象并不足为奇啦。

子曰:“朽木不可雕也,粪土之墙不可圬也!于予与何诛?

天妃 said...

感谢大家的留言,我尽我所能回答一些博文内没有说明的事情:

1. Tu Jiao Jiao:民联不是由天使组成的,里面有好的政治人物,自然也有不少机会主义者或政客。有些政客我们可以一下子就看出来,也有一些深藏不露,等到上位之后才露出真面目。若拿卡立来当例子,我们不难看到他并不是一开始就是这样的,反而是近这一两年才开始与巫统眉来眼去,既然如此,公正党要削他的权力,不是亡羊补牢么?怎么能够这样一杆子打翻整条船,就说民联让人毫无信心呢?

2. Honweng:我的资料来源都是马来文版本的。我只是整合了一些,再加上自己的意见和分析而已。

3.威:
答案一,详情请参考以下新闻:
卡立上诉得直 无需赔偿回教银行

(布城3日马新社讯)上诉庭今日撤销回教银行要雪兰莪州务大臣丹斯里阿都卡立赔偿6667万令吉的要求。

上诉庭三司即拿督再农阿里、拿督陈国华及拿督赛阿末哈密赛阿末一致裁决,卡立上诉得直,无需对回教银行作出赔偿。

法庭表示,该案件需再次交由高庭审理,因法定团体裁决,该案件需全面进行审理。

吉隆坡高庭于去年8月21日裁决卡立败诉,须偿还在2001年向回教银行所借贷的约6667万令吉贷款。高庭是在未经完整审讯之下,在取得所有证据之后,裁决卡立必须赔偿所欠下的巨额贷款。

不过,再农在宣布撤销高庭的简易判决时说,上诉庭认为,在回教银行原则下,法庭需要参考回教法律专家针对回教交易之间所发生的争议的意见。

这起回教银行诉讼案涉及两项诉讼工作,一项是卡立起诉该银行,另一项为银行反起诉卡立的诉讼。

卡立代表律师汤姆斯对记者说,高庭将在本月15日一起审理上述的两项诉讼。

卡立在其诉状中要求法庭宣判银行赔偿他普通损失,及因错误脱售他所抵押的牙直利股票的损失。

卡立曾是是牙直利集团的首席执行员。他声称双方曾在2001年4月30日签署附属合约。

他要求法庭宣判宣判BBA(Bai-Bithamin Aji)贷款是独立的,而且若附带合约不存在,就是无效和无用的。

此外,回教银行则起诉卡立因无法偿还贷款而违反了回教贷款合约。

较早前,卡立代表律师玛立向上诉庭提出上诉申请,指此案涉及的附属合约是事实议题,是不适合进行简易判决的。

他说,此案应以审判方式进行,因怀疑BBA贷款是否涉及回教条例。

回教银行的代表律师汤米汤姆斯则表示,简易判决是适合的,因此案件是银行和客户之间的赔偿诉讼。

答案二、我写的日期只是一个事件发生的时间点,但事情的发展是持续进行的,在2010年3月上诉庭裁决出现之后,自然还是有其他事件发生,卡立也断然不是等到2014年2月13日才忽然接触污桶律师拉昔马纳夫的。在这段期间,公正党意识到卡立与巫统眉来眼去,因此在2014年1月决定撤换他,时间上没有矛盾啊。

Jeremy:你若觉得没问题,那就没问题吧。我比较小人之心,我常常会对巫统有更多的防备。

Teoh Kang Wei:我也没说公正党很正直——有一些网友说得对,如果卡立愿意下台,是不是这些内幕就不会被抖出来,事实是不是就会糊弄过去?在我看来,很明显是的。这也是我觉得民联需要改进的地方。

最后,稍微强调一下,因为在面子书上看到有人在share这篇博文的时候,为ECOworld说话,警告我ECOworld不是巫统的公司,我这么说可能会犯上毁谤罪,可以被告——嗯,我也没说是巫统的公司啊,我说的是“污桶律师的官司”,这两者差别是很大的。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