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rch 9, 2014

晴天霹雳

就在纪录片还有倒数九天就公映的时候收到最让我接受不了的消息——纪录片中其中一个非常重要的受访者临阵退缩要求我撤下所有有她的片段以免影响她的饭碗。

个受访者是纪录片中其中一个斗争中的领头羊。

我以为每一个走在前线的斗争领袖都是值得钦佩的,因为他们要是还顾及自己的饭碗,就不会带领大家一起反抗。

现在看起来并不是这样的。

这个纪录片,我和我的团队花了整整九个月的时间去完成。之前有人说我们很傻,做这些不赚钱还亏钱的事。

我从来不觉得自己傻。我觉得在这个世界上,每个人总有每个人能做的事,是看我们要做不要做而已,既然我们做的纪录片能够对现状可能有一点帮助,为什么我们不做?

可是我现在真的觉得自己好傻。

我和我的团队,全都不是有钱人,我们不是赚了好多钱,才丢一些钱出来“做慈善”的。我们做纪录片,几乎是在用“倾家荡产”的方式在做。这不是夸张,是因为我们的家产真的很少很少,少到一下子就会耗费完毕,有时甚至要举债度日。我这么说,不是为了彰显我们有多伟大,因为这不过是一种选择,我们既然选了这样的生活方式,就不会埋怨做纪录片害自己穷到半死。

但我以为至少懂得的人,会有一点珍惜。

结果原来这也是奢求。

我以为大家都是为了更美好的未来而斗争,可是其实有人的确是可以只为了自己,完全不为别人想的。这个受访者,为了自己可能丢失的饭碗,现在临时跟我说,把她的画面全抽起来。如果我觉得很为难,那可以把他们村子的故事整个抽起——为了她一个人,整个村子所遭受的苦难,都不重要了。

我说,因为这个纪录片不只是他们村子的事情而已,还牵涉到许多单位,要是她真的要这样做,那整个片子必须重新做过,可能必须无限期展延了,既然如此,能不能请她帮我一个忙,公开跟所有人交代这个事情,至少让其他牵涉在内的单位明白状况。

她说:“我不会出面,我不会去收拾任何残局,我也不会公开任何解释。”然后她盖了我的电话。

一开始,我是得到了她的同意,才访问她。在制作的这九个月内,她有无数的时间和机会可以告诉我她的决定,可是她什么都没做。

其实,我可以不管三七二十一,把影片完完整整播出来。要是她事后饭碗不保,那也是她的事情——当初我可是得到了她的同意才进行拍摄,我没有拿着枪指着她逼她说话的。

可是我拍这个纪录片,不是为了害人,是为了帮人。为了这个原因,好,我愿意重新修改整个纪录片。我还有一个星期的时间,我一定能够赶在公映之前完成的。


世上不如意事十之八九,更何况是这些在争取民主道路上半路掉队甚至掉转枪头的人呢?但求我在我的这一生,做到无愧于心,那就足够了。

P.S.:有关《传承》纪录片的预告片,请点击这里:https://www.youtube.com/watch?v=zBQkYNV8gec。我是不会被这点小事击垮的,3月18日,我们首映见!

1 comment:

Blogger said...

Do you need free Twitter Followers?
Did you know you can get these ON AUTO-PILOT & TOTALLY FOR FREE by registering on You Like 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