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November 14, 2012

“百里苦行”新闻阅后感


面子书上一半都是百里苦行的照片和消息。

我在电脑前面,面无表情地看着苦行者们脚肿、脚痛、脚抽筋的新闻。不是我冷血,而是在电脑前工作久了养成的职业病。面无表情就是对着电脑时应该有的表情。还好我的心还没有患上这种职业病,我的心在痛。

为什么我们的政府,厚着脸皮说自己“以民为本”的政府,要让我们的人民以这样吃力不讨好的方式来表达我们的不满?

武吉公满的案子,法庭以“太迟申请”为由,裁定那里的居民活该被慢性谋杀;关丹的案子,法庭就以“太早申请”为由,裁定那里的居民理应被辐射危害。原来捍卫我们心爱的土地、捍卫我们自己的生命,还要看准时机,不可太迟、不可太早。

等到关丹真的变成了切尔诺贝利死城,法官会不会才接受审理呢?还是就算到那时候,法官依然昧着良心,说“太迟申请”而不受理?

如果大家不知道切尔诺贝利的事情,不妨上网找一下资料,这里送大家几张那里的照片,让大家欣赏一下——也许,过不久的关丹,也会变成这样。





这两个月,我都在跟丽兰跑《坠落》的巡映。有一次,丽兰对我说:“每次出席活动,前来采访的记者都很喜欢写今天的丽兰有没有哭。其实我想说,我的眼泪一点也不重要,那只是我的情绪的一种宣泄方式。今天我们不是为了不要让丽兰哭而努力,是为了为明福和其他死者讨回公道,并阻止更多这样的冤案的发生而奋斗。”

为什么一个自称“以民为本”的政府,会让他的人民以眼泪、以苦行来表达他们的心声?为什么我们要容忍这样的恶霸,让我们的生活过得战战兢兢?为什么有些朋友还能无动于衷?为什么有些人还可以嘲笑那些正在努力贡献力量改变的人?

还在沉睡中的马来西亚人,你为什么不生气?你为什么不清醒?你为什么没有站出来???

p.s.:写完文章后,回想起之前还蛮轰动的一则新闻,一个五岁的血癌小男孩帅帅,原本有望康复,却因为原本答应捐赠骨髓的亲生父亲忽然在最后一刻反悔,因此敌不过癌魔的袭击而死亡。这则新闻以帅帅最后的心声“爸爸,你为什么不救我?”作为标题,引起了广大人民对该父亲的谴责。而当我看到身边对反公害、反滥权、反暴力无动于衷的朋友时,我就会不禁想到,在我们的国家,多得是像帅帅父亲那样见死不救的人——只是这些人,不知道听不听得到他们未来的孩子说的这一句:“爸/妈,你为什么不救我?”

1 comment:

Wong Paul said...

好一句,“申请太早”和“申请太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