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October 2, 2014

香港示威 VS 大马集会

上个周末,我跟妈妈和妹妹到香港去玩了几天。这是我第一次与家人到国外旅行,更是我自己第一次出国旅行。以前不是没有出过国,只是都不是为了去玩,而是为了工作。

27号到香港,没想到28号就开始了“占中”,我忽然有种自己是柯南的感觉。柯南去到哪里,哪里都死人,我去到哪里,哪里就示威?哈哈哈哈哈哈想太多。

29号,我一直很想很想去参与示威,表示支持,只是我带着妈妈和妹妹,还是有点担心。妈妈虽然从来没有反对过我参与示威,但毕竟她那是没有能力阻止啊!我甚至想好了借口,想趁机会蒙混出去参与。老天保佑,29号旺角也被占领了,而我们的宾馆就距离旺角不远。

终于在30号,给我逮到了机会。我和妈妈妹妹到旺角买东西,一些道路给示威者霸占了,我们只好绕道。那时,我就问妈妈:“妈妈,我想去示威。”妈妈问我为什么要去,我说为了表示支持而已,如果马来西亚进行了这样的示威,有香港人在示威地点举牌支持我们,那对示威者是多大的鼓励啊!妈妈也认同,于是就答应了,而且,还答应了我一起去!就这样,我妈和妹妹人生中的第一场示威,就献给了香港。

我们在街角找到了一些从箱子撕下来的硬纸皮,然后买一支马克笔,写了支持的话,就带着纸板去到现场,找个位子坐下来,表示支持的同时,也看看人家的示威究竟有什么值得学习的地方。

坐在那里的短短几十分钟,我发现第一点最重要的,香港示威真是好啊!不断有支持的群众向大众派发免费的矿泉水、水果、零食,下雨了还马上有雨衣派。我觉得这点真是打持久战最重要的资源之一。至少,参与者不会觉得太辛苦,哈哈。

当然,这些是小花絮而已。我认同他们的一点是,他们由始至终都反对有“大会”,也就是主办单位。每个被占领的地方其实都有自己的号召人,各区之间就算有联系却没有关联。因此,就算主要号召人被抓了,还是会有别的人出现,除非得到让大众信服的解决方案,否则要想轻松解决这场占领活动,恐怕不是容易的事。这点与我们很不一样。我们的人民,就算多么不满,现阶段还是需要有主要的带领人去号召集会,然后定个日期,全马各地的人都聚集在一个地方,一天过后就散会回家——很多人抨击这一点,觉得我们根本就不是在示威,而是在gethering而已。从香港占中事件我学习到的是,这些占领各个不同地方的人,都是当地的居民,他们只需要请假一两天,就可以在自己的地方连续示威一两天,或放工过后继续参与示威,可是我们的示威都是集中在雪隆一带,在外州的朋友就算请了假,也只能来一天,自然持久力不够。而我们的人民,还没有出现如此“自动自发”的习惯。我们还是很习惯等那几个特定的、出名的“领袖”号召群众示威。如果没有人号召,就算自己多么生气,还是不会做些什么。

另外一点,很多人看了别人的示威方式,总会觉得马来西亚的太小儿科。但其实,我觉得我们只是在不同的地方成长。虽然我们目前还没有能够打持久战,但我们也在渐渐进步当中。比起香港,我们其实还有一个很严重的问题,那就是不同种族的人民被分化的问题。在净选盟2.0以前,我们的示威基本上都是单一种族占大多数的,要嘛几乎绝大部分都是马来人,要嘛七八十巴仙以上全都是华人,这种现象其实到现在依然存在,大家只需要参考各个马来甘榜被摧毁时的示威活动和反对莱纳斯的示威活动就可略知一二。但净选盟2.0开始,我们的大型示威渐渐多了各族的参与,各族之间也开始建立起战友一样的感情,虽然慢,却很重要。

因此,我们也不需要妄自菲薄,总是觉得自己比不上人家。我们有我们自己的步伐,在目前的状况,还是在自己的范围多多努力,慢慢影响更多的人,有一天,我们的力量是会一点点累积到足以撼倒强权烂政的时候的!

香港人,加油!大马人,加油!

2 comments:

key said...

我也是大馬人,雖然我人在台灣,但是有在網上關注香港的占中活動。我很讚成你的說法,我更想補充的是,香港的公民素質更是值得我們學習的,他們會清理環境、維持環境的整潔、讓路給車輛、將過激分子留下的塗鴉清理乾淨、甚至是會為站在對立面的警察雨中撐傘,這顯示了他們的行動是有秩序的、理性的,他們集會是為了他們的國家,他們愛護他們的國家,所以集會過後會保持現場的整潔,這是值得我們學習的。

hikayelerinizgunluk said...

sex hikay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