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rch 12, 2013

黄德竞选究竟有什么问题?


这两天比较热门的话题,我想除了苏禄军入侵一事之外,就是黄德决定出来竞选,直接对垒廖中莱(如果廖大人没有落跑的话)这件事情吧!

黄德出来参选,反对和支持声浪几乎是旗鼓相当的。原本我在想,这个决定本来就不是一个容易的决定,有时候要一些思想还不是那么成熟的人们去理解,似乎也比较强人所难,还是多给一些时间人民去观察和了解吧。

可是今天看到黄明志又在他那八十万粉丝聚集的面子书发表了一些极度脑残的言论,我就忍不住心里的那把火了——什么人都可以质疑黄德,就是黄明志没有这个资格!

别人质疑黄德,那是因为他们思想还不成熟,还不知道什么是政治,还不明白黄德究竟做了什么——但是最重要的是,他们不会影响到身边八十万大军对黄德,或是对绿色运动有什么误解——而黄明志——他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他说话之前到底脑子有没有在运作的?他自己有什么资格可以与黄德做比较?

我不是要神化黄德,不是说黄德像神一样高高在上,不能批评。事实上黄德有些举动,我也不甚认同,但黄明志要拿自己来跟黄德比较,拜托啦,你可不可以安安静静地做你的音乐、拍你的电影就好了?

首先,我们来看看黄明志究竟在面子书上写了什么:

我敬佩的两位女士——安美嘉和玛莉娜。
她们带领群众走上街头,
纯粹透过民运来传达净化选举的诉求,没有任何政治意图。

之前也有许多人怀疑我写歌批判社会的目的,
以为我要借机出位想搞政治。我不多做回应,
因为相信时间能证明一切。
几年过去了,我依然是个创作人、歌手、导演……

最近看到有个人借着民主运动保护环境的标题,
带领群众马不停蹄的走上街头,
顿时成了家喻户晓的环保英雄。
现在马来西亚大选将近,
此人却突然跳出来讲他也要选?!
立刻摇身一变成了政治人物,
顿时让人目瞪口呆。原来如此……

我没有怀疑他当政治人物的实力,
无关政党立场也不批评他的人格。
只是他这样的动作让我只想说
“哦?原来你要出来选是吗?walao eh 早讲辣……”

然后,我们来分析一下,政治是什么?孙中山认为(不是我要抛书包,而是我怕自己太过微不足道,讲出来的东西没有公信力,所以还是找一个大靠山来靠靠,比较服众)“政”是众人之事,而“治”是管理,所以“政治”就是管理众人之事。

这样的分析就很简单明了了,所谓政治就是管理大家的事情,在我国,所有事情,无论是柴米油盐酱醋茶还是工作教育生老病死,都跟政治有关,因为所有的事情,都必须要通过政府制定的条例来实行。那么说,当政治人物就是一个很重要的工作了。

可能就是因为如此,很多人都想当政治人物,手握重权,可是又不是每个人都能当政治人物。于是就开始有了一些善妒之人,眼见别人出来竞选,就管不住自己酸溜溜的嘴巴,说“原来你想出来竞选啊?早说啦!”之类的话。当然,也不是所有有能力的人,都会出来竞选——要不然我们国家就不会有那么多番薯能够当上政治人物。这些有能力的人,为什么不出来竞选呢?因为他们不愿意把自己放在政治人物的这个吃力不讨好的位置上——是,当政治人物手操生杀大权,甚至可以名利双收,但,自古以来想当清官的,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很多艰难的决定要做,很多痛苦要自己扛——除非你只想当一个贪官,那就容易得多,我们看看国阵那班官,当得多么容易啊!

你我都没有出来竞选,很多时候,就是因为不愿意承担那么大的责任,于是,我们只能够把自己的愿望寄盼在政治人物的身上,希望这些得到我们选票的人们,能够在当选之后为我们做一些事情。黄德决定出来竞选,对我来说肯定是一件好事,更是一件伟大的事!他不过是一个普通人,可是他知道要靠别人不如靠自己,既然他愿意承担这个这么重大的责任,我们为什么不祝福他,不支持他?绿色盛会从一开始到现在,什么都做了,可是莱纳斯还是盖好了、运作了!黄德除了亲身加入政治,他还有什么办法?如果因为他竞选,我们就污蔑他,认为他也是为了当官——当官又有什么不好的呢?如果知道自己是一个清官,当官是好事啊!——好吧,我们就污蔑他是为了当官发财,那我们也太不负责任了。

当然,这世上不事生产、不负责任的人很多,为了自己的利益,这些人就会无所不用其极地去污蔑别人,尤其是那些对自己有威胁的人。好吧,因为我没有实质证明,所以在这里我要开始用“某人”来继续我的文章了。

由于黄德出来竞选,实实在在地震撼了某贪官的地位,因此这贪官当然就很怕啦!我不确定这吃到满肚肠肥的贪官是否还敢在自己的地盘竞选——我想应该还会的,落跑的话就真的太丢脸了,说不定整个政治生涯都会因此完蛋。有人会问我,你怎么知道这贪官会怕?我为什么不知道呢?黄德宣布竞选之后,就开始有一些枪手开始散发一些似是而非的言论企图污蔑黄德,当然也包括我们刚才讲过的“某人”。

这个某人之前是有写一些社会批判的歌曲,虽然内容是不怎么样,但究竟还是说到了一些社会现象,但在某日得到了国阵的好处之后,就开始了其走狗生涯,做一些烂电影骗钱,还记得不时发放一些自以为很贴近时事其实完全颠倒是非的视频,以抬高自身身价。因此,我有理由相信,这次根本就是某贪官因为过于害怕自己的贪腐人生将会随着黄德竞选而毁于一旦,说不定还会落得个抄家坐牢的后果,因此不得不命令早已成为自己马仔的某人利用其广受欢迎的面子书发放一些污蔑黄德的句子,希望能够打击黄德,保住自己的前途与钱途。

一条河原本清澈无比,可是因为有人开始在里面丢垃圾,加上住在河边的人不闻不问,所以河水越来越肮脏。到最后,这条原本干净的河,变得又臭又脏,而河边的人也忘记了这河原本的样子,只告诫自己的孩子“不要到河边去玩,因为河水肮脏啊!”终于最后有一个人,愿意跳下水去,把沉淀在河底的垃圾捞起来,清理河水。然而身边的人,不但不帮忙,反而说:“这人原来根本就是想到这脏河里玩泥巴啊!”这说得过去吗?

政治是肮脏的,但是别忘了,让政治变得肮脏的,就是我们这些不闻不问的人。现在终于有人愿意去清理了,我们是应该一起去帮忙呢?还是在一旁泼冷水?想要一条干净的河,首先就要有人愿意不顾肮脏,跳进河里清理河床——当然人们以后再也不能贪方便往河里扔垃圾。一条干净的河,对于所有住在河边的人来说,都是一件大好事,任谁也不会反对清理河流这项工程的——除了那些不负责任的贪图方便的往河里扔垃圾的人。所以你说,会出言反对黄德甚至污蔑黄德的人,是哪些人呢?

4 comments:

向希 said...

黃明志針對黃德的言論,真的非常無知!他影響很多80,90後的年輕人,言論要謹慎才對,他越來越偏激了。

阿辉 said...

别浪费时间在黄明志了,他不过是大马版的william hong而已。

Carrot Ho Chung Shin said...

betul bah bilang kau !

pgumcs said...

在我看來,黃德之所以參選,是因為他反稀土已經兩年了,428、百里苦行反公害。該做的都做了,可是稀土廠還是運行,問題出在哪里?問題出在權利掌在政府貪官手里。除非把政府推翻了,才能真正把稀土廠轟出去。黃德才冒這個險去選舉。

難道那么簡單的道理,我們的人民都不明白?